第四章:想要霸占侄儿侄女的财产
作者: 张果山更新时间:2020-01-14 12:00:02章节字数:3685

  活了三十三四年,身边认识的人个个都喊他“老三狗”,也就是瘦狗金店现在名义上的老板张小金,望望暂时不会有人来店里买金耳环,金手镯,金项链,或是来订打金银首饰了,(因为除了着年过节,上午九点后或是中午十一二点会多有几个人来买首饰以外,平时在这个时候,也就是吃饭这小稍“小会儿”要么是刚吃过饭后,都是难得会有人来买金银首饰的)就像以往一样,先是泡了一小壶上好的龙井;虽是云南人,可他却不爱喝普洱茶,而在八九年前,他莫说是会嫌弃普洱茶的那股陈霉了,就连一般的茶叶他都喝不起。

  

  把前二三年特意在网上用一千多块钱买来的小紫砂壶端在手上悠然自得地喝着茶水,一边坐在台式电脑前的也是一千多块买来的电脑椅上玩着游戏,一面抽点空地回想着将近九年前,也就是一零年初,从小到大无论是村里人还是所有的亲戚包括朋友小伴们都只喊他的小名“瘦狗”,也就是他张小金的哥哥,还有嫂嫂被一个川江本地有点名气,算得是排名在二三号的专门放高利贷,开赌场的,有七八十号从劳改队放出来的小弟跟着他混的黑道大哥:小白鱼,指使手下的两三个小弟杀了。 因为哥哥嫂嫂三天两头去逼着那个黑道大哥把他家两口子投进去给那个大哥放水(放高利贷)赚取高额利息,但是那几个借了他家这一笔钱和另外两三个投资人的近千万钱的借债人都跑路了,拿给那个黑道大哥已经有两年多了的两百多万赶紧还给他们家,不但说了很多难听话,还威胁说要是不把钱还给他家两口子就要去公安局举报小白鱼。最后把那个黑道大哥逼急了,就派了三四个小弟半夜三更地在村口堵住哥嫂,把他两口子整死了。

  

  一开始那一两个月,张小金也是相当恨那个把哥哥嫂嫂害死了的黑道大哥:小白鱼的,曾数次动过也要拿着把尖刀去攮小白鱼几刀,虽然不敢把他杀死,但是让他吃点苦头,住几个月的院,还是敢的的念头,可没过多久也就打消了这个给哥哥嫂嫂报仇,为侄女侄儿出气的想法。那是因为简直就像是从天而降的一大笔钱财砸到了他的头上,让他觉得不能去犯那个傻,更不能去犯那个法了,享受生活才是最重要的;之所以会得到一笔天降横财,是由于哥哥嫂嫂死了,侄姑娘跟侄儿子都还小,侄姑娘才九岁,侄儿子三岁半,而他老母亲年纪也大了,按说六十五岁多些的岁数也还不算老实大呢!可是老母亲却因为怕其他那些亲戚,比如说他们家这一头的叔叔伯伯,姑爹姑妈,孙女和孙子那一边的外公外婆,舅舅舅妈还有姨爹姨妈们会找着各种各样的借口来借钱,或来骗取抢夺孙子孙女的钱财。就想着还是自己的小儿子要可靠些,有他镇着,没人敢来欺负孙子孙女不说,更不会有哪个敢来强夺孙子孙女的那一大堆钱。 加之也怕被政府抓起来并逼着他还了那两百多万和警察退回来的被那三个凶手抢走了的几十万价值的黄金首饰,银首饰和金条,银条,以及大儿子跟大儿子媳妇出事当晚开着的那一辆三菱越野车(那三个小挨刀的把大儿子和大儿媳妇杀了以后,连夜就把车开去隔着一两百公里远的二手车市场里卖了)的黑老大坐几年牢出来以后,会来报复孙子孙女和她这个老人。 于是就想着先把这些钱和财物拿给小儿子先保管着下,但是老年人又不懂法律,更认不得要去做个什么公证才把稳。 就只喊了本队(组)的一个小队长和本村的村长来作证,写了个契约,让这两个干部做中人,三方签字画押。让小儿子暂时替侄儿侄女保管这几百万钱财和那一个金店,保管期限十年,而那一辆大儿子也才是买了三年不到的三菱越野车,张小金他老母亲想想还是不能留着给哪一个开,毕竟出过凶事的车子,不管是给小儿子家两口子开,还是给哪一家亲戚开(比如说才一听见姐姐姐夫出事了,就忙着来说要把外甥和外甥女接过去抚养,要把两个娃娃的抚养权要过去,其实还不是想来霸占孙子孙女名下的那一大堆钱的孙子和孙女的小舅)都不吉利,于是他老母亲就做主托一个信得过的亲戚把它拿去市里的二手车市场作价二十五万给卖了。

  

  不但把百分之九十的钱和财物都拿给了小儿子暂时保管,甚至于当时他老母亲也许还想着,孙女才八九岁,孙子五岁不到,大孙女要到读高中时才会多要钱,读小学跟读初中要不了多少,她留个十一二万块在手里做她们奶孙三个的生活费和两个娃娃的读书钱,还有平日生点小病去瞧病的钱紧够了,所以才留了十二万五千多块钱拿去村子附近的一个信用社里存着慢慢用。

  

  但是老人左算右算都没算到和预想到,这些年的钱会一点都不经使(用)两个娃娃的衣裳裤子会那么废(浪费)穿旧了或者穿烂了随便去买一套衣裳裤子都得一两百两三百不说,加之也才是六十七八岁,年纪也不算老实大的她从大儿子跟大儿子媳妇不在了以后,那个身体居然会变了一年比一年还差,伤风感冒经常会着就不说了,还得了一直都没得过,更想着这辈子都怕不会得了的老年病高血压,那个药一天都“不脱科”(不能少);所以那个钱啊,用起来就像是一堆沙倒在漏斗里一样。

  

  除此外老人更没预想到大前年,读书读到初二的孙女就说要提前去找二叔把她爸妈的钱要回来,说是她已经长大成年了,可以保管自己家的财产了。 而最主要的是她看着二叔跟二婶的那个消费太可怕了,天天大鱼大肉,吃香的喝辣的,把他家那个儿子喂了胖滴滴的就像个小肥猪一样就不说了,而且穿的衣裳裤子也特别的好,几乎都是名牌。而就单单凭当初她奶奶答应给他家两口子的那点代替保管的操心费和回报,一共二十万,是根本不可能舍得这么消费,这样烂吃烂造的,还有也不可能拿得出来那么多钱去像他两口子说的一样去付首付买那套和装修那套房子的。就算他家两口子经营着把爸爸妈妈留下来的那个金店,除了成本费必须到时候全部算了归还她家姊妹俩个以外,其余的所挣得的工钱都归他两口子,也不可能有那么多钱。而在最近一两年,她就隐隐听好几个亲戚在说二叔拿了不少钱去给开赌场和放高利贷的那些人去放着贷,挣着高利息了。而她也只消随便一猜就猜得出二叔肯定是把属于她姊妹两个的那些钱拿去放高利贷去了。孙女说着讲着的就去找小儿子要钱去了,自此就开始三天两头的闹架,起矛盾,认不得该偏向哪一方才好的她,三急两不急的就急病了,熬撑了一年不到就撒手离开了人世。

  

  老母亲不在了,自己做起事来就更无所忌惮了,每次只要侄姑娘和侄儿子一来找他两口子还钱,他不是用连鬼都哄不信的话继续哄着她家姊妹两个耍,就是在婆娘的配合下把她家姊妹两个或者侄姑娘一个人赶出门去。

  

  这日中午侄女领着侄儿子又来要钱,被他媳妇骂哭了,他竟然也喊侄姑娘不得么去法院告他。瘦狗他弟弟想着吃进嘴里的肉,咋还可能吐出来呢?且在刚把哥嫂留下来的那几百万钱拿来口袋里装着后两年不到,就已经偷偷取出五六十万来背着老母亲和侄姑娘侄儿子,包括所有的亲戚在位置最好,也就是星云旅社的原址上,由川江大酒店开发的高档型小区里买了一套九十七八个平方的商品房,并且装修了好成哪样了。一直到了大前年,都才敢给老母亲她们认得,但却是跟她们说的,是自己家两口子这几年替侄儿侄女经营那个金店挣得的工钱,另外还借了三四十万的房贷掺着买的。

  

  甚至于村里当初做中人的那个他们本组(队)的小队长和村长他也在这一两年经常约他们出来喝酒,唱歌,然后再找一两小姐给他们睡一晚,平时还不时地买上一两瓶好酒或一两条三几百左右的好烟去给他们。虽然早就有了那个霸占侄儿侄女的钱财的心,可他还是怕侄女把他两口子告到中级法院或高级法院去,整不好最好还得去坐牢。但是他已经把那三百万(哥嫂放出去给那个黑老大的连利息在内的两百六十万,还有追缴回来的被杀那天晚上随身带回家去放保险箱里的三十一二万)当中的一百万拿去给一个叫卷毛的黑道大哥放了一年半多的高利贷了,一时还收不回来不说,且前五六年买那套房子又用掉了五十来万。侄姑娘现在脚撵脚地就逼着他把那么多钱拿出来还给她家姊妹两个,他哪里拿的出来嘛,所以就只有拖着不还了。先再用它整点利息来用用再说。甚至还想着最好是能一直赖着不还就更好,两个小娃娃,帮她们说话撑腰的人一个都不有,还不是我想咋个整咋个欺负她家姊妹两个都行。反正现在侄姑娘和侄儿子纯粹就是一对孤儿了,要人没人,要关系更没有,随她闹,随她告,搞到哪跌(里)我都不怕她。大不了我再打个电话跟我那个在县法院的初中同学说一声就是。

  

  去海通县城里拉了一车泔水回来后一个星期,张兴铁就去云溪二手车市场里买了一辆人家开了十一二年的二手单排座面包车来给二姑爷开着跟他们去海通城里拉泔水。在拉了第三次后,他想想不能白要人家的,因为毕竟是取一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找钱,不是自己盘踞了多年的地盘,万一哪天晚上时候(运气)不好,被那些个大小饭店或早点店的老板碰上了,就麻烦了。因为人都有一个德性,那就是“捏在手里的时候呢,觉得是根嫌它硌手的光骨头,可一旦扔了以后呢又会觉得可惜,觉着是扔掉了一大块肥肉。”本来是他们自己都不要,还嫌麻烦的烂剩菜剩饭和一点用处都没有的废泔水,可一见到别人来拉去用,就又会觉着是金宝卵了。所以在第四次去拉的时候,等把泔水装好,张兴铁就在每一家店门口放上五六块或是十一二块钱,也不留号码或写上一张字条以作说明,因为他认得只要在接连两三次拿到钱以后,人家就认得泔水是被有点良知的他收走了。这样做呢除了能更长久点以外,同时以后被人家碰上了,也不会有什么麻烦,甚至于打交道的时间长了,人家还会专门只留着让他去收。

第一卷 正文
- 收起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更多登录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