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谈生意
作者: 小桥溪更新时间:2019-10-22 09:55:10章节字数:2102

霎时间,厨房里静得可以听见窗外的落叶声。

景胭深吸一口气,沉默地攥紧了握筷子的手。

四妞和三妞一脸害怕又一脸担忧的看着景胭。

吴小玉和吴小刚则偷偷对视一眼,双双眼中都露出了不解和困惑。

为什么娘和大嫂变成了这样?

一言不合就瞪眼。

莫不是有人在娘面前,说了什么。

吴小玉记得跟他娘交好的只有隔壁吴婶一人。

吴婶不是这样的人啊。

吴小玉暗自分析。

景胭压下心里的不爽,微笑着扫视关心她的四兄妹:“吃饭。”

“好。”

四兄妹不约而同想,还是先填饱肚子,再去哄劝娘吧。

今天上午,在山上摘青团,他们快饿死了。

本来还以为回家,就能吃到一口热饭。

没想到迎接他们的是冷锅冷灶。

娘太过份了。

更过份的是,对大嫂凶。

大嫂人那么好,还让他们吃饱穿暖,还有新房子住。

娘什么都不做,还沉着一张脸,娘到底想做什么?

景胭不是四兄妹肚子里的蛔虫,也压根不会去猜他们的想法。

反正,该做的,她都做好了。

她不可能为了去讨好一个人,就伸长着自己的脸,去贴别人的冷屁股。

她不犯贱。

吃完饭,景胭把饭菜都收到厨柜,便洗碗刷锅。

四妞怯生生地扯扯她的衣袖,怯生生问:“大嫂,娘做的不对,你别生娘的气,行吗?”

景胭看到小丫头可怜巴巴的模样,心下不忍,扯了扯嘴角:“大嫂没生婆婆的气,四妞放心吧。”

洗完碗,景胭提着锄头,带着装有茶树油柍的袋子去了后院。

建房子时,景胭特地让人空出一大块地来,方便她种东西。

起初,她还打算,等有足够的银钱,就把后面的山给买下来,全部种茶树油和树莓。

可惜今天没看到树莓柍。

一个人栽完了茶树油,又给它的根部洒了一些水。

做好这些,景胭这才走到井口边,打水洗手。

想到明日的赶集。

景胭想到做青团需要大米粉,糯米粉。

家里只有大米粉,而糯米粉只能去村前的小卖部买。

回屋拿了铜板,景胭带着空袋子,准备出屋,刚走到院子又返了回来。

她走到吴小玉和吴小刚两兄弟屋门前,抬手敲了敲,轻声说道:“小玉,小刚,你们在吗?

我出门一趟,很快就回来。”

竖起耳朵听了一会,也没见人应声。

景胭退后两步,转身走到吴王氏房门口。

刚抬起手,就听到屋里面传来吴王氏气极败坏又压抑的声音:“小玉快写信给你哥,让他休了这个无法无天的女人。做媳妇要有做媳妇的觉悟。你们兄弟看看她,一天到晚不落屋,究竟做什么去了,谁也不知道。像什么样子,我家可养不起这种败坏门风的女人。”

景胭平静听完,不怒反笑。

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被人当枪使了,还屁颠屁颠的乐得找不到东南西北。

还真当她是泥巴捏的不成。

景胭目光深深看一眼紧闭的房门,转身快步走开。

走到院门外,碰巧遇到了迎面走来的吴婶。

景胭笑着叫了一声,便与她擦身而过。

吴婶回头,笑容满面地看着景胭走远的背影,讥讽地扯了扯嘴角。

许是吴婶的目光太过灸热,景胭突然驻足。

蓦然回头,恰好撞见吴婶嘴边没来得急收起来的表情。

景胭仿佛没看见她一样,朝她的方向看了看,笑容明媚的转身,脚步轻快地走了。

吴婶脸上的笑容,一寸一寸地淡了下去,最后龟裂。

景胭到村口买好糯米粉,付了钱,转身回家。

回到家,吴小玉四兄妹正蹲在院子里,拿着青草喂兔子。

听到脚步声,四兄妹齐抬头,见是景胭,便不约而同咧着小嘴笑。

“嫂子,你回来了。”

“你们玩吧,婆婆呢?”

景胭背着半袋子糯米粉走过堂屋,见吴王氏的房门紧紧关着,眸光微闪,便问出声。

“隔壁吴婶过来串门,邀娘去看吴娇姐做的新鞋样去了。”

景胭脚步不停,随意叫上了吴小玉。

“小玉,你过来帮我一下。”

吴小玉兴冲冲站起来,把手上的青草,放到吴小刚手上,风一般刮进了厨房。

“嫂子?”

“帮我一起清洗水牛花,揉烂做青团。”

吴小玉一听,刚准备张嘴喊弟弟和妹妹们进来帮忙,见景胭正看着他。

他愣了一下,不过很快就明白了她的意思。

嫂子是有事找他才是真的。

想到刚才娘逼他写信给大哥的事,吴小玉就觉得对不起大嫂。

景胭把他的愧疚,难过,自责都尽收眼底,淡淡笑了笑:“你给你哥写信,他可有回了?”

混蛋,好歹是她明义上的相公,片言只语也吝啬?

两人面对面围坐在大木盆边,挽着衣袖,清洗做青团的水牛花。

把洗好的放到边上的另一木盆里。

她喜欢把水牛花直接叫成青团。

吴小玉的心猛地一跳,抬眸看着正在清洗水牛花的景胭,不懂大嫂为什么会突然问大哥的事。

她嫁过来,还是第二次主动问大哥。

猜不透景胭心中所想,吴小玉还是老实摇头:“没回,我写过三封信给大哥。”

“你不用紧张,我就是问问。”

景胭没法无视吴小心紧绷的神色。

又不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景胭好翻白眼。

“大嫂,娘这几天,可能是脑子被门夹了,说的话太难听,你受委屈了。”

两人静默了半晌,吴小心突然抬头,用一本正经的口吻说道。

景胭抿嘴好笑:“放心,我是会让自己难过的人吗?”

看不顺眼的人,看不顺眼的事,前世已经经历太多了。

而吴王氏只是其中的路人丁。

想到什么,吴小玉紧绷的神色忽地舒展。

然而,下一刻,又锁上浓眉。

娘也真是的,宁听吴婶的话,也不愿擦亮眼睛看看嫂子的好?

景胭真不知道吴小玉小脑袋瓜在纠结什么,时而舒眉,时而拧眉。

“快别拧眉了,都成一个小老头了。”

“大嫂,你放心,我会劝娘的。”

像是说给景胭听的,更像是说给自己听的。

景胭莞尔:“好,我也会跟婆婆沟通的。”

有些误会,就是两个人之间,懒得沟通。

误会越积越多,矛盾越来越大,到最后不是说一两句话,就能解决的。

第一卷 正文
- 收起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更多登录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