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赶集
作者: 小桥溪更新时间:2019-10-21 11:45:08章节字数:2088

没想到小丫头以为她会上山,而且是那座神秘的大山。

望一眼高耸入云的大山,景胭心里清凉一片。

转眼,四妞气喘吁吁跑到景胭跟着,抬头,仰望着她,咧着小嘴笑。

小脸因运动而红扑扑的,像半熟的红苹果。

“大嫂,那山不能去。”

歇了片刻,四妞粗喘着气,焦急地摆摆小手。

“乖,我就是四处走走。”

景胭弯腰,抱起了四妞小小的身子。

“大嫂,我很重的,三姐抱不动我。”

四妞嘟着嘴,然而,一双眼睛却亮晶晶的。

“三妞还小。嫂子抱你不好吗?”

景胭笑点她的小鼻子。

“嘻嘻。”

四妞欢笑出声。

今天中午吃饭,看到大嫂抱小安哥哥,她好羡慕。

没想到,大嫂也抱她了,真好。

四妞想着,便笑眯了眼睛。

“四妞,以后,你不要一个出来。”

四妞长得这么可爱,景胭担心有拐子拐走她。

“四妞答应大嫂。”

四妞弯唇,小米牙显了出来。

想到娘亲不许她和三姐改名字,四妞撅着嘴就不高兴。

“怎么了?”

景胭见四妞小脸,一会阴一会晴的,好奇不已。

“娘说四妞这个名字是爹取的,不能改。”

她好想换个好听的名字。

像大嫂的名字多好听,景胭,景景胭胭。

看透小丫头的心思,景胭笑着开导:“等爹醒了,咱们再跟他说改名字,可好?”

“对啊,我怎么没想到。”

四妞高兴得一拍手掌。

两人围着景梗,逛了一圈又一圈。

顺便,景胭还在景沟边,扯了许多鲜艳的折耳。

四妞蹲在一旁,把玩着折耳的叶子和白根,像好奇宝宝:“嫂子,这根也可以吃?”

“没错,凉拌吃。”

现在正是吃折耳的季节。

两人提着一小捆折耳回家。

不出景胭意外,没有见到吴王氏。

晚饭是景胭做的。

三菜一汤,当中就有一道凉拌木耳。

吴小玉把每一样菜都夹了一些放在碗里,端着饭,送进了吴王氏住的那屋。

待吴小玉出来,坐好。

景胭奇怪地发现,四兄妹的眼睛不约而同看向她。

她笑问:“我脸上有烟灰?”

说着,她拿了筷子夹起折耳,放进了嘴里,津津有味嚼起来。

四妞见景胭吃折耳,吃得特别香,便夹了根叶子试吃。

“呀,有味道。”

没想到这折耳的味道太重,四妞一下子把嘴里的折耳吐出来。

“哈哈,那是你没吃习惯。”

景胭哈哈大笑。

“嫂子,你取笑我。”

四妞嘟嘴,眼瞅着景胭。

“试试这个排骨。”

景胭夹一块排骨放到四妞碗里。

又一一给其他三人各夹一块。

“嫂子,你也吃。”

吴小玉连忙给景胭也夹了一块。

刚才,他送饭给他娘。

他娘还嫌弃大嫂做饭不好吃。

每道菜,他都有试过。

味道挺好,除了凉拌折耳。

“谢谢。”

景胭淡淡一笑。

“嫂子,咱们是一家人,别客气。”

突然听到景胭说谢谢,吴小玉感觉怪怪的。

好像与嫂子之间,一下子生分许多。

吃完饭,又是吴小玉去吴王氏屋里拿的碗。

她默默洗好碗,打扫好厨房的卫生。

便烧了洗手脸的热水。

“三妞,四妞,快来刷牙,洗脸。”

景胭真是恨毒了用柳枝儿刷牙。

她发毒,一定要尽快做出牙刷。

否则,她会被柳枝儿折磨疯。

大脚踩小脚,景胭,三妞,四妞围坐一起,嬉闹着泡脚。

笑声穿透墙壁,传到小玉小刚两兄弟屋里。

也在泡脚的两兄弟相视一笑,跟着嬉闹起来。

此起彼伏的笑声,银铃似的传吴王氏的屋里,她听着格外刺耳。

心烦气躁。

她一把拉过被子,死死蒙住自己的头。

吴王氏翻来覆去到天明,才合眼。

第二天一早,景胭煮了山药瘦肉粥。

待四兄妹都吃完早餐后,把吴王氏的那份温在锅里。

景胭扛着锄头,带着四个大袋子上山。

今天她上山主要挖树莓,刺莓,还有构树柍,油茶柍,挖回来,自己栽种。

四兄妹必定是要跟上的。

景胭也没拒绝,便让四人每人都提了篮子。

顺道叫上吴晓三兄妹。

一群孩子兴致勃勃朝山上走。

看到路边的曲曲菜,荠菜等野菜,景胭便让小家伙们采完再走。

走到山脚下,景胭瞄到了一棵长着新芽的香椿树。

她两快跑到香椿树下,放下锄头和袋子,撸起袖子,接过四妞递过来的篮子,用牙齿咬住。

徒手爬上树,选了树叉稳稳坐下,伸手捏住香椿树枝,摘红绿相间的嫩芽。

半晌后,篮子压满了红绿相间的香椿芽。

景胭抓出一半放在吴晓妹妹吴月篮子里。

吴月细声细气道谢。

“乖。”

瞧着她的人长得如她声音般,细眉细眼的,景胭爱的不行。

揉乱她头上绑得歪歪斜斜的小揪揪,景胭不厚道大笑。

吴月小姑娘一点也不生气,反而欢喜地露牙一笑。

这一笑,便看见了她缺的两颗门牙。

“在换牙?”

景胭惊讶。

“嗯。”

吴月和同岁的四妞手拉手,笑嘻嘻点头。

“换牙就成大姑娘了。”

景胭又扛上锄头,拿着袋子,带小家伙们继续上山。

山林间的野菜丛生,景胭叮嘱小家伙们就在这一块摘野菜。

摘好后,还在这里等她。

她心里还一直记挂自己上次在山里做的陷阱。

好久没去看过,也不知道陷阱里有没有猎物。

加快脚步,景胭扛着锄头,带着袋子在林间,左奔右蹿。

很快,在山林斜坡,找到了一小片油茶树柍。

景胭喜不自禁,放下袋子,提锄就挖。

三月,正是种植的好时节。

现在不挖,还待何时。

景胭把挖好的油茶树柍装入袋子,自己背着,提着锄头和袋子,继续往陷阱处走。

走近一看,陷阱中间出现了一个椭圆窟窿。

景胭脸上一喜,迫不及待放下锄头和袋子,伸长脖子,透过窟窿洞朝里面看下去。

一看,双眼陡然睁圆了。

陷阱黑乎乎一团,也不知道是什么动物。

景胭倏地缩回头,双手齐动,开始扒拉枯草和模枝。

扒拉完,景胭再定睛一看,脸上,眼里,唇角情不自禁染上愉悦的笑意。

一整窝灰兔子。

三只大的,景胭每只都拎在手里掂了一下重量,约摸八九斤。

六只小的,看着如成人巴掌大。

第一卷 正文
- 收起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更多登录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