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我脸上有花
作者: 小桥溪更新时间:2019-10-16 10:39:55章节字数:2105

这时,从外面摘野菜的三兄妹回来了,一眼就看到厨房门口正扑腾的野鸡。

“是大嫂在山上做陷阱抓的,大嫂怕你们晚上睡觉冷,特意买了棉被,还给你们带了肉包子和素包。”

吴小玉又说了景胭到药铺帮他爹抓药的事,还说了褚红梅给的青菜。

吴王氏等人一听,都朝正喝着开水的景胭面前扑。

“嫂子,你咋那么好呢?”

“真的?”

景胭把装着开水的碗往后面的旧桌子上一放,看着三个孩子如花的笑颜,突然起了打趣的心思。

她挑起眉梢,故意问道:“比你们的大哥还好?”

“比大哥好。”

四妞抱着景胭的胳膊,点头如捣蒜。

“你们认为呢?”

景胭笑眯眯看向正拧着小眉毛纠结的三妞和吴小刚。

吴小刚咬了咬唇瓣,伸出两根手指,比划:“大哥好,大嫂也好,你们都好。”

“哈哈!”

晚饭,景胭炒了一道红烧兔肉。

鸡,在四妞可怜兮兮的眼神恳求下,景胭让她养了起来。

一道青菜,一道瘦肉炒笋片,一道红烧兔肉。

一家人围坐一起,刚准备开筷,不想院门被人敲响了。

吴王氏听见,连忙起身,准备去开门。

景胭正诧异,见她起身,伸手拉住了她。

特意压低声音问:“小刚,三妞,四妞,今天有谁来过我们家?”

“那个无赖吴桂花,她说找你赔钱,她腰摔伤了。”

吴小刚气愤地攥紧了小拳头。

“那娘没给她钱吧?”

“没给。”

吴王氏果断摇头。

“那我去瞧瞧,你们先把菜藏好。”

无赖难缠。

不过,她景胭也不好惹。

等吴王氏把三盘菜放好,景胭才施施然走过去,打开了被人捶得哐哐响的院门。

“谁啊,天都黑了,还来串门?”

“死丫头,你总算回来了,给钱。”

吴桂花高傲地瞥一眼景胭,直接伸出手。

“给钱?”

景胭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双手环胸,冷冷地凝视着她。

“我的腰到现在还痛,我看大夫花了二两银子。”

“是吗?”

景胭斜睨她的水桶腰。

借着屋里照出来的微弱灯光,和天上的星光吴,桂花猛地瞧见景胭的眼神,心里顿时咯噔一跳,一种不妙的感觉瞬间袭向脑海。

“你要做什么?”

吴桂花快速后退两步。

慌恐说着:“告诉你,你今晚必须赔我钱,否则我相公,我儿子都不会放过你。”

“听你这么一说,我还想会会他们。”

收拾一个是收,收拾两个也是收。

景胭正想把他们一家三口全部放倒。

没想到全来了。

这时,吴小玉举着火把,在吴王氏的陪同下,小刚,三妞,四妞全部出来给景胭助威。

景胭让吴王氏五人离远些,以免伤到。

景胭挑眉,轻蔑地扫视一眼五大三粗的,一高一矮的两个男人,冷声问:“你们也想找事?”

“我娘是你打伤的?”

左边的矮男人走出来,凶神恶煞的瞪着景胭。

“她自己摔倒的,村里有好多人看见。”

“儿子,不要听她胡说,娘是被她摔的。”

“你说你的腰是我摔的是吧?”

景胭猛地转身,目光冷冷地看着吴桂花。

“没错。”

都上门了,相公和儿子都来了。

今天怎么着也要捞点油水回家。

刚才老远,她就闻到了吴王氏家的肉香味。

她都快忘了肉的滋味。

景胭把她的贪婪看在眼底,抬头看向院门外的父子两人,问:“你们也认为是我摔伤吴桂花的?”

父子两人不懂景胭话里的意思,略一犹豫,便点头。

“那我就不客气了。”

说罢,景胭伸手抓起吴桂花的水桶腰,单手举起,朝惊恐万分躲闪不及的父子俩的身上扔去。

“砰”地一声巨响,三人齐刷刷摔倒。

对于景胭的彪悍,吴王氏几人早已见惯不怪。

景胭拍拍手,走出院门,居高临下俯视地上的一家三口,缓缓弯唇:“滚,以后少出现在我家门口。”

“否则不是今晚的过肩摔。”

一家三口闻言,看景胭犹看恶魔,连滚带爬跑了。

“走,回去吃饭。”

景胭砰地关上木门。

盖着暖暖的新棉被,景胭和三妞四妞睡得别提多香沉。

太阳都晒屁股了,三人还窝在被子里呼呼大睡。

吴王氏进来一次又一次,见三人睡得正香,不忍叫醒。

吴小玉带着吴小刚,提着袋子,带着锄头,避开人,兄弟俩绕路到前天挖洋姜的地方。

两人配合的很好,一个挖,一个捡。

吴小刚闹着要哥哥讲昨天在景胭家发生的事。

听完,吴小刚羡慕说着:“下次,我也要去大嫂家。”

“好,到时,咱们兄妹四个,还有娘,都去。”

“二哥,我想大哥了。”

突然,吴小刚可怜巴巴地叹息。

“我也想。”

只是,他跟大哥的联络方式不能说出来。

弟弟妹妹们小,万一有天说漏了嘴,就不好了。

“二哥,我想写信给大哥,告诉大哥,大嫂的好。”

吴小刚脆生生道,一边回忆昨晚吃兔肉,吃肉片炒笋,睡暖暖的被窝。

这些都是他做梦都想要的,没想到,大嫂一来,梦马上就成了真。

笑容情不自禁爬满他的整张脸。

“好,我会在梦里把你想说的话告诉大哥。”

吴小玉拿着锄头,脸上,眉梢,眼里都是笑。

“二哥也好。”

吴小刚连忙拍吴小玉马屁。

哥俩挖一阵,见篮子都装满了,便一起回了家。

刚回到家,就碰到景胭三人懒洋洋地坐在院子里晒笋干。

“你们回来了。”

景胭记得今天她还要送货出门。

刚好小玉两人回来,正好一道去镇上。

家里没称,景胭便问吴王氏:“娘,谁家有称啊?”

“我家有。”

吴婶慈爱的声音从院门口传来。

“婶,我去你家拿。”

吴小刚转身就朝外面跑。

景胭喊住了他,起身回了屋,跑到后院抓了一只兔子,提在手里又跑出来。

塞到吴小刚手里:“让婶婶他们尝尝。”

“是大婶。”

吴小刚笑嘻嘻地抱着兔子跑了。

景胭回头,撞上四双笑眯眯的眼神,嫣然一笑。

“你这孩子,这兔肉可是经贵东西。

你们家人多,留着做一碗菜。”

吴婶拦在院门口,不让吴小刚走。

“婶,你这样说,就和我们生份了。若你还把我们当邻居,当朋友,那就收下。”

第一卷 正文
- 收起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更多登录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