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交易
作者: 丁香雨更新时间:2019-08-13 17:50:18章节字数:2056

  侯登亮没想到张笑天这么快就去找他。有些事情他还没来得及梳理。当张笑天说要问他一些私事时,他那张布满皱纹的脸上立即显出了惊讶之色。

  

  “李长安的死和我无关,你们没权过问我的私事。”侯登亮不悦地说。

  

  “侯主任,你误会了。我们不是要打听你的隐私,但是,李长安的死因很复杂,种种迹象表明,李长安的私生活很糜烂,她很可能就死于这方面。她是你一手栽培起来的,有关她的私事你一定了解不少,而且,你们私下交往甚密。我们了解此事,纯粹是为了破案的需要,所以请你不要介意。你放心,我们会为你保密的。” 张笑天说。

  

  “谁说我和李长安交往甚密?请你拿出证据来?不要血口喷人。我侯登亮清清白白工作了几十年,没想到退休了,还有人往我身上泼脏水,你们想让我晚节不保吗?”侯登亮沉不住气了,怒色已经在他脸上显露出来。

  

  “侯主任,息怒息怒。我已经说过了,我们一定替你保守秘密,你的晚节不会有任何问题,所谓既往不咎,我们说话算数。”张笑天对侯登亮许诺道。

  

  “照你们如此说来,我是非说不可了。这算是哪门子事啊?”

  

  “对,非说不可。如果你不说,你的秘密就不是秘密了,我们可以向峻永县公安局请求协助,……后果,我想这点你应该很清楚。”

  

  “……你们想知道什么?”侯登亮无可奈何地应允道。

  

  “凡是他们知道的,都告诉我们。不要有所隐瞒。这些对我们的侦破工作都有帮助。”

  

  “好吧。……”侯登亮开始回忆灵魂深处的那段飘逝的往事。

  

  李长安到学校代课以后,侯登亮听学校老师反应,才知道李长安根本没能力胜任任何学科。但碍于战友的面子,就给学校做了工作,没让学校把人退回去。但他还是把实情告诉了刘文清,这时,刘文清才给他说了实话。刘文清说,这个女人不得了,心机深得很,我上了她的当,不得不答应她这个请求。

  

  侯登亮听刘文清话里有话,就刨根问底,刘文清就给侯登亮亮了底。他说他和李长安上过床,李长安说,如果他不能帮她把这事办成,她就到县里告他强奸。我害怕呀,只好照她说的办。老弟 ,这事你还得替我保密,千万千万不要让外人知道,我一生清白,没想到竟毁在她的手里。

  

  听了刘文清的话,侯登亮心里很不是滋味。他说,你睡了人家黄花闺女,却让我来替你揩屁股。你还有什么好后悔的。

  

  刘文清说,你别以为没嫁人的就是黄花闺女。狗屁!上了床我才知道,外面传言她在苞米地就和生产队长睡过,是真的。

  

  呵呵,你也不亏嘛。毕竟人家还没嫁人。比起你屋头来,可是强多了。侯登亮安慰刘文清说。

  

  那是当然,这小娘们骚得很。刘文清说。

  

  从此,侯登亮就开始注意李长安,他想,事情是老子给你办下的,说什么你也该谢谢我吧。李长安好像猜透了侯登亮的心思,一个周末的下午,她到教办来,看见教办的其他人都不在,就说要答谢侯主任的知遇之恩。

  

  吃饭时,李长安不停地劝侯登亮喝酒,她自己也喝了不少。喝着喝着,李长安突然说头昏,要侯登亮把她送去休息。

  

  侯登亮就把李长安送回了自己的宿舍,他刚把门关上,李长安突然解开衣服,一把将侯登亮抱住了。侯登亮上了李长安的贼船,才知道这个女人简直就是一条毒蛇。但侯登亮已经不能抵御她身体的诱惑,只好按照李长安设计好的蓝图,一步一步的帮她实现她的宏伟计划。李长安头上的桂冠,至少有一半是侯登亮为她争取到的。

  

  侯登亮不惜余力为李长安大肆刷金,使李长安一下成了县教育界的知名人士。后来李长安和教育局长联系上了,不久,就被调到县重点中学担任了副校长。在此期间,李长安虽然和侯登亮继续保持着来往,但侯登亮已经明显感觉出李长安是在敷衍他了。当他表示异议时,李长安便公开向他挑明了。李长安说,老侯,我想你应该知道,你的权利是非常有限的,说白了,你的权限只能为我铺路,却不能把我直接扶上我想要的宝座。而其他人有这个权利,所以,你只好让位了,我让你耍了这么些年,你应该知足了。但我不是一个过河拆桥的人,如果你实在想我,我一个月陪你玩一次。

  

  自此,侯登亮才明白李长安的身边有很多男人,而且都是炙手可热的实权人物。与之相比,他一个小小的教办主任算什么啊,他只好让贤了。

  

  “李长安和萧大年是什么时候认识结婚的?萧竹是萧大年亲生的吗?”

  

  “我和李长安好上以后,为了掩人耳目,我就把表侄萧大年介绍给李长安认识了。李长安转正以后,她们就举办了婚礼。”

  

  "萧竹是你的骨血还是萧大年的?”

  

  “萧竹不是我的,但我分析也不是萧大年的,李长安当上校长以后,我听说她和好多男人都关系暧昧。”

  

  “这些男人你认识吗?萧大年知不知道这些事?”

  

  “不认识,不认识。应该有所觉察吧。但她们夫妻关系好像没受到任何影响,也许是萧大年顾及脸面吧。”

  

  “李长安没给你提起过萧竹是谁的孩子?”

  

  “恐怕李长安自己也不知道萧竹是谁的,她的男女关系实在是太复杂了,她同时拥有很多男人,老的,是她要乘凉的大树,小的,是她权利的驯服者。”侯登亮说。

  

  “这真是一个玩弄权术的女政客。”张笑天感慨道,他合上笔记本准备告辞,,肖岚突然想起一个问题。

  

  “你知道李长安有记日记的习惯吗?”

  

  “我知道她有个笔记本,那都是开会时做记录用的,无外乎都是些工作上的事情。”

  

  “不,我说的是记录一些私密事情的本子。”肖岚更正道。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侯登亮说。

第一卷 谋杀
- 收起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更多登录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