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性情中人
作者: 霖冉更新时间:2019-04-15 13:05:20章节字数:2131

  殷玉霞这才恍然,难怪当初她会一个人跑到荒郊野岭被毒蛇咬,原来是因为这个缘故。

  

  雪月默默流出了眼泪,看着小北道:“那次小姐好像因为看到你出了城,自己追出去才被骗的。”

  

  小北震惊地看着柳青烟,“你怎么这么傻……”

  

  “不傻。醉乡楼是你为我烧的,我很开心。”柳青烟抿唇浅笑,脸上的疏冷冲淡了几分。

  

  小北脸色变得阴晴不定,“柳家丫头,你知道的,你这份感情让我很为难。”

  

  “为难什么?”柳青烟眼神冷冽,语气带着怒意,“我不强求你娶我了,只让你留在我身边都有这么难吗?”

  

  殷玉霞和秋风的嘴巴简直可以塞下一个鸡蛋了,哪有女子这么上赶着要委身别人的?

  

  小北表情有些无奈,“我既打定主意不娶你,又何必留在你身边让你存有幻想?”

  

  柳青烟淡若云烟的眸子有一瞬间的黯淡,随即眼神变得决绝,“你看过我的身子不打算负责了吗!”

  

  这句话如一枚深水炸弹,在场的人都不淡定了,全都震惊地望向小北。

  

  小北吓得剧烈咳嗽,脸色变得通红,“小丫头胡说什么!你当时被墨仓耳重伤昏迷不醒,我迫不得已才褪衣给你上药的。”

  

  柳青烟不为所动,“那我在潭里沐浴那次呢?”

  

  小北见众人的下巴都要掉到地上了,当场跳脚起来,急道:“那次不是你大叫有蛇我才过去的吗?”

  

  “我不管,你看了就要负责。”柳青烟淡定道,一点不在意其他人的目光。

  

  谁能想像这么多惊世骇俗的话是个女子用一脸淡漠的神情说出来的,似乎在陈述着一件件无关紧要的事,一点不在乎是否会影响她的声名清誉。

  

  性情中人!殷玉霞感慨连连,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她绝对不敢相信柳青烟这么高傲疏冷的女子竟然会对小北这个幼稚鬼如此痴情。

  

  小北抓狂地挠了挠头,口不择言道:“柳丫头,我年纪都能当你爷爷了,你父亲‘雪域毒尊’若是还活着,见了我都要尊称一声‘玄北君’,我俩在一起岂不是滑天下之大稽!”

  

  柳青烟站起来,面色相当难看,“阿玄,我知道你向来爱开玩笑,但神龙门的前掌门玄北君早已作古多年,你即便是为了打消我对你的念想,也不该次次利用重名的便利,拿这个借口来戏耍我!若让神龙门知道这件事,他们也不会纵容你辱没先师的。”

  

  殷玉霞一听和神龙门有关,赶紧集中了注意力,寒天也深深地望着小北。

  

  小北注意到大家的异样,以拳抵唇咳嗽了一声掩饰尴尬,嘀咕道:“反正这里又没有神龙门的人。”

  

  柳青烟严肃道:“你以后万不可再开这等玩笑。万一神龙门追究起来,我们雪域柳城也保不住你。”

  

  “知道了,天亮之后你回锦城吧。”小北悻悻地坐了下来。

  

  柳青烟挨着他,“你还要跑?”

  

  “不跑,我跟他们去办点事儿。”小北指着寒天和殷玉霞她们道。

  

  “我跟你一起。”

  

  小北哭丧着脸,“小姑奶奶,事关重大,你就别参合了。我保证办完事就回来成吗?”小北突然指着殷玉霞,“不然你问她,她知道我一定会回来的!”

  

  殷玉霞突然躺枪,被柳青烟直盯得头皮发麻,皮笑肉不笑地点了点头,暗中狠剜了小北一眼。

  

  柳青烟知道殷玉霞在锦城有宅子,而且为人还算靠谱,心里信了几分,“什么事?要不要我通知家里帮助你们?”

  

  小北连连摆手,“算了,算了,这件事越少人知道越好。”

  

  柳青烟面色一冷,“你遇上事从来不肯让我帮你。”她从袖子里掏出来一个小瓶子,抖出一颗红色的药丸,“吃下去,天亮以后我回锦城。”

  

  小北太清楚这姑娘的老本行了,警惕地望着那颗药丸道:“这什么?”

  

  柳青烟淡淡道:“蚀情丹。”

  

  寒天猛然抬头,吃惊地望着她。

  

  小北脸色变得煞白,“它的配方当年不是被你父亲毁了吗?”

  

  柳青烟神情有些晦暗,“父亲制的丹药还剩一粒。”

  

  小北往寒天那边靠拢,连连摆手,“我不吃!”

  

  柳青烟轻蔑一笑,将手往他那边递过去,“你怕什么?一个月之内你若赶得回来,我保证你什么事都没有。”

  

  “若赶不回来,五脏六腑要遭千虫啃噬之痛,最后七窍流血而亡?”小北拍开她递过来的手,怒道,“柳丫头,你清醒点!它既是你父亲炼的,那它的解药可只能是你父亲血亲的心头血!”

  

  “我知道。”柳青烟笑得决绝,“父亲的血亲还剩我了,你要连续喝我的心头血一个月,我不信你这样还不爱上我。”

  

  殷玉霞相当吃惊,这药的特性有点像苗族的情蛊。下蛊之人给爱人下蛊后,爱人要在一定时间之内回到她身边吃解药,否则就会蛊毒发作而亡。不过蚀情丹用心头血作解药简直有点丧心病狂了。

  

  原来孤傲的人如柳青烟这般,要么冷漠,要么偏执。她这敢爱敢恨的性格,也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

  

  小北脸色变得铁黑,“疯了,疯了,彻底疯了!”

  

  寒天突然开口叹道:“柳师姐,何苦呢!”

  

  柳青烟恨恨地点点头,“血海深仇,不得不报!他隐匿了那么多年,终于在前两年现身了。当时有两大江湖门派互相投毒,轰动了整个武林,是他出面解毒调解的,名声由此传开。而他实际更擅使毒,在利用毒术杀了几个有名望的仇家后,突然在江湖中得了个‘毒圣’的名头。江湖中恨他的人大有人在,可他行踪不定,性子又腹黑狠辣,这些人要么寻不到他,要么不敢惹他。我们派过很多人去暗杀他,也都是石沉大海,一去不返。为避免无畏的牺牲,如今只能伺机而动。”

  

  寒天沉声道:“昨天我遇见他,交手了。”

  

  柳青烟有些激动,“如何?”

  

  寒天遗憾地摇摇头,“他和武林盟主刑无极勾结在了一起,你们行事小心。”

  

  柳青烟捏着拳头,目光狠厉地点了点头。

  

  “师姐,明天你先回锦城,要小心墨仓耳,我会照顾好玄北先生的。”

  

  有了寒天的保证,柳青烟张了张口,目光转到自顾翻烤着烤肉的小北身上,眸光瞬间晦暗,落寞地点了点头。

第一卷 正文
- 收起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更多登录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