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发财了
作者: 古楼倾雪更新时间:2018-09-12 10:41:10章节字数:2058

对于管家和小厮之间的猫腻千纫雪只当没有看见,左右她拿钱也拿不了多久,且现在千卓还在为千悦吟的事情焦灼呢,见不见这个小厮都说不准。

唉,总归还是怪她太过善良,舍不得伤害无辜,谁叫她是美丽善良的小公主呢!

深深地看了管家一眼,千纫雪道:“还请管家快些,我爹可是有些急的,要是坏了事,管家怕是担不起这个责任。”

说完,千纫雪将手中的账本随手扔给管家,立马示意管家带路。

没过一会儿,管家便带着千纫雪来到了一间看上去毫不起眼的房子,那房间竟然还没有上锁。想来千卓也是反其道而行之,怕被贼惦记。

进得屋内,却见屋子里什么都没有空荡荡的,而管家则是一言不发的掏出了一把钥匙。平整的墙面有一个不起眼的钥匙孔,若不是管家朝那个方向走过去,千纫雪还真的看不见那钥匙孔。

看来,千卓果真是很看重这笔钱。

暗门打开,管家转头对千纫雪道:“大小姐,这里面放的便是曹家的聘礼了。”

闻言,千纫雪颔首,提脚便走。行至管家身边,千纫雪突的对着管家一笑:“既然送到了这里,那后面就不麻烦你了,你且睡一觉,睡醒了什么事儿都没了。”

话音落下的同时手起手落,直接一个手刀落在管家的脖颈处,下一瞬管家便眼睛一翻,昏睡了过去。

“嘶……”千纫雪揉着自己的右手,很是惊奇的看了管家一眼。“这人,明明这么老了,没有骨质疏松就算了,骨头还硬得紧,都把我的手给弄疼了!”

朝着管家哼了一声,千纫雪再不停留,举步踏入暗室。

暗室很小,就只放得下五个箱子,最多还站一个人。此刻千纫雪就站在唯一能够站人的地方,双眼发亮,忙不迭的搓搓手就打开了一个箱子,而后便看见那耀眼的黄金似是要把这个暗室都照亮一般。

“哇塞,发财了发财了!”

千纫雪的手从黄金上面拂过,那冰凉的触感真的是极好,千纫雪一瞬间就迷醉了。她活了这么久,还是头一次看见这么多黄金呢,这可是货真价实的黄金啊!

傻呵呵的一笑,千纫雪又将剩下四个箱子都一一打开,刺目的金黄看得千纫雪口水都快流下来了。

“既然是我的聘礼,那我就不客气啦!”几乎是一瞬间千纫雪就做下了决定,将箱子改好,然后用灵力一箱一箱的放进储物袋。还好元牧川走之前给了这玩意儿,不然她现在看着这些黄金,还不知道怎么拿走呢!

到底是实力不行,千纫雪炼气期二层的灵力还是太过稀薄,弄这个几箱子黄金,千纫雪就歇了三四次,甚至有一次还差点将黄金给摔在地上。看来日后真的是要加紧修炼了,不然就连钱都搬不了了。

兴冲冲的收下五箱黄金,千纫雪此刻再无留恋,转身便是朝着千府外走去。当路过之前去的那条街时,那三个妇人还在原地,哭喊声震天。

许是得了黄金高兴,千纫雪轻叹一声,到底是为三个妇人解去了银针的困扰,然后在三个妇人惊恐的眼神之中挥挥袖离去。

自此,千纫雪踏上征程,再不回千家。

就在千纫雪潇洒离开的时候,千卓也将大夫请了回来,还没等他歇息一会儿,小厮就气喘吁吁的跑过来,嘴里大呼:“老爷!老爷出事了!出事了老爷!”

千卓本就在为千悦吟的事情焦虑,此刻见小厮这般模样,更是不耐烦,直接喝骂道:“老子好生生的站在这里,出什么事了?!”

“老爷,大小姐她……她去拿金子了!”终是站稳脚步,小厮上气不接下气的说完这句话,下一瞬便是被千卓揪住了衣襟,顿时吓得不行,一双眼睛看着千卓,不自觉的咽了好几口唾沫。

“你说什么?”

看着千卓目眦欲裂的模样,小厮双腿发软,若不是还有千卓的支撑,怕是早就跌坐在地上,起不来了。

“方……方才大小姐说要置办大婚物件,所……所以让管家带着去拿……拿黄金了。”

“谁允许她去拿黄金的?!”听着小厮的话,千卓整个人都炸了。他还说千纫雪这么轻易就走了,却不想千纫雪竟然敢背着自己去拿黄金,更让人生气的是,他明明说了那些黄金谁都不能动,管家却还明知故犯,带着千纫雪去拿他的黄金!

那可是他救整个千家的黄金啊!

“大小姐说……说是老爷您让她去……去拿的……”

“混账!”猛地一推小厮,千卓大步朝着放黄金的屋子走去,徒留小厮摔在地上捂着腰喊疼。

待得千卓看到那昏迷的管家和已经空了的暗室的时候,只觉得整个世界都崩塌了。

那可是他的救命稻草,居然就这样……没了……

五大箱黄金啊,就这么没了!千纫雪到底是怎么将五大箱黄金都给带走的?

疑惑只是一闪而过,随即千卓的心神又被怒火给淹没。他的千家,完了。

蓦地,千卓大步跑出去,站在院子中央大喊:“来人,给我把千纫雪抓回来,抓不回来你们也都别回来了!”

声嘶力竭的吼完,千卓看着瞬间忙碌起来的下人,胸口不断地起伏。现在他只能期望千纫雪还没走远,而那些下人能够把黄金给他带回来。

过了好一会儿,千卓的心绪慢慢的平复下来,千纫雪这边有人去追了,现在他应该多关心一下千悦吟,可不能让千悦吟这边也出现问题。

然而,当他回到书房的时候,却被告知千悦吟已经走了,甚至连包袱都没有收拾,直接就走了。走之前千悦吟还让人留话,说今后决定潜心修行,不再与尘世有联系。这意思便是,她要和千家断绝关系,再不管千家死活。

千卓无力的坐在书房的门口,目光有些呆滞。屋漏偏逢连夜雨,当是如此。

一个月后,千家因为无力偿还生意上的债,把所有的产业都给了债主,而千卓和罗晓媛则是不知所踪。

自此,千家没落,与西城除名。

第一卷 正文
- 收起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更多登录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