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你也配
作者: 古楼倾雪更新时间:2018-09-10 14:02:55章节字数:2306

  落元宗之内,元牧川坐在院子里,清风拂过墨发。手中拿着一纸画卷,画卷上的美人儿似乎要从画中走出来一样,娇俏可爱,让人止不住喜欢。

  

  “何时,能再见到你……”

  

  元牧川喃喃自语,目光温柔得似是要溺出水来,分别了这么许久,他还真的有些想千纫雪了呢!也不知,她过得到底好不好……

  

  他却是不晓得千纫雪被悄悄的许了人家,刚才还把三个恶妇惩戒了一番,更是不知此刻千卓和千悦吟还在诋毁千纫雪。

  

  千府,千悦吟和千卓于书房内对坐。此时千卓的表情算不得好,而千悦吟却是表现出一副什么都不在乎的肆意模样。

  

  “爹,你就不要在这里愁眉苦脸的了,看着你的样子,我的心情都不好了!”见千卓始终皱着眉头,千悦吟终是不耐烦,没好气的说道。

  

  要知道修士在凡人世界也是有着限制的,要是被宗门知道她在凡人世界逼迫他人做事,那等待她的便是逐出师门的惩戒。如此,她好不容易说服曹家答应迎娶千纫雪,现下正高兴呢,结果千卓却哭丧着脸,甚是晦气。

  

  而与千卓独处的千悦吟,哪里还有半分娇羞矜持的样子。想来,在这千家,也就只有千卓才知道她的真面目了吧!

  

  听得千悦吟的话语,千卓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脸上愁云依旧在。

  

  “悦吟,爹也不想如此,可是那元仙人在走之前,可是言明纫雪灵根已现,一年后就可参加落元宗的弟子选拔。现在我们将其嫁给一个傻子,爹是怕此事被元仙人知晓,于你,于千家,都不好的呀!”

  

  如此说着,千卓是越想越觉得此事不妥,他也不知道那日怎的就听信了千悦吟的话语,同千悦吟一道去曹家把亲事给定了下来。眼下细想起来,此事却有大大的隐患,他还想多活些时日呢。

  

  将千卓的一应表现尽数收进眼中,千悦吟心底不耐,但为了能够名正言顺的把千纫雪给嫁出去,些许忍耐她还是可以接受的。

  

  目光直视千卓,明明是一个十岁的小丫头,可是那眼神却是犀利得紧,饶是千卓这个常年混迹在商场的老油条,都不禁被这眼神震慑。对于千悦吟的无礼,千卓不仅不生气,甚至还挺高兴。

  

  在他看来,仙人都是有些脾气的,眼下千悦吟这般模样,反倒是彰显了千悦吟仙人的身份。

  

  “呵,你也莫要把千纫雪看得太高了,就算她现在有了灵根又如何,不还是一个丁点修为都没有的废物?至于元师兄,不过也是看她可怜,一时心软才会说这样的话,若是元师兄真的对她上了心,直接就可以把千纫雪给带回宗门,何故还要等到一年后?”

  

  “元师兄乃是宗门出了名的冷心冷情之人,像千纫雪这种人,元师兄又怎会记挂?保不齐转头就给忘了!”

  

  说着,千悦吟话音一顿,脸上浮现出了骄傲的笑容。

  

  “爹,你可别忘了,我眼下乃是炼气期三层的实力,放在落元宗那是很有可能成为内门弟子的!只要我成为内门弟子,那和元师兄的接触就多了,到那时,元师兄眼里定会只有我,哪里还看得见那千纫雪?”

  

  话音落下,千悦吟嗤笑两声,字里行间全是对千纫雪的不屑与厌恶。

  

  听得千悦吟的话,千卓面上的焦灼稍稍弱了一些。似是觉得千悦吟所说有理,千卓轻轻点头:“既是如此,那把纫雪嫁出去也无妨。只是悦吟,你可得加把劲儿,争取早日成为内门弟子,然后把元仙人给拿下!”

  

  “爹可是发现那元仙人不仅身份尊贵,潜力也是无穷的。眼下不过十五六岁,就已是筑基初期的实力。相信在其有生之年,成为金丹修士,那咱们千家可就真的能够名垂千古啦!”

  

  似是已经想到了千家日后的繁荣,千卓一扫之前的焦虑,脸上堆满了笑容。

  

  看着这般激动的千卓,千悦吟嘴上应和,心里却腹诽不已。

  

  仙门有明确规定,凡是加入仙门的凡人子弟,除了开始的五年可归家探亲之外,后天便要与凡世尘间斩断联系,以免耽误了修炼之道。只是她从未与千卓说过,于是乎千卓便是以为一辈子都能够得到她的照拂。

  

  殊不知,她已加入落元宗三年有余,再过个一年半载,便是要完全脱离千家。到那时,千家没有了她,便只是一个普通的商贾,何来的名垂千古?

  

  千卓的春秋大梦,未免也做得太美了!

  

  “名垂千古?你怕是没那么长的寿命!”

  

  门突的被打开,千纫雪很是优雅的出现在二人面前,只是那说出的话语,却是刺人得紧,哪见半分的有礼?

  

  “放肆,我是你爹,你是怎么说话的?!”猛的被人惊扰了美梦,千卓自是大怒。看着不请自来的千纫雪,千卓一拍桌子,想都没想就大声喝骂。

  

  许是千悦吟方才的那番话已经完全将其说服,故而千卓此刻已然将元牧川说的话抛之脑后。至于千悦吟,则是在一瞬间沉下了脸色,只不过她依旧坐在那里不言不语,俨然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爹?呵,那就抱歉了,我还真不知道你是我爹!我只知晓,你不过是一个贪图名利的势利小人,为了自己的春秋大梦,连女儿都可以卖,哪里有一点当爹的样子?如此,你也配说是我爹!”

  

  毫不客气的走进来,千纫雪站在千卓面前,看都没看千悦吟一眼,似乎千悦吟不存在似的。

  

  “千纫雪,这就是你对我说话的态度吗?果真是没有教养!”恶狠狠地瞪着千纫雪,千卓咬牙切齿。要不是想着千纫雪还要嫁给曹家为他赚取银子,想来他现在已经一巴掌就扇过去了,哪里由得千纫雪在这里大放厥词!

  

  闻言,千纫雪冷笑,一双冰冷的眸子看着千卓,不带一丝感情。

  

  “教养?这话你可就真的说对了,我就是没有教养,谁叫我的养父不仅不会养还不会教呢?自己就是一个三观不正的奸险小人,还能奢望养出来的孩子端庄有礼落落大方吗?”

  

  许是站得累了,千纫雪径直坐下,翘着二郎腿看着千卓,那模样实打实一个风流不羁的浪荡人。

  

  如此作态落在千卓眼里,自是粗鲁得很,再加上千纫雪的那番话,千卓更是怒不可遏。此刻的千卓已经想不到曹家了,他现在只想好好的教训千纫雪一番,让千纫雪好好的知道一下,什么叫做尊师重道。

  

  腾的一下站起身来,千卓大步来到千纫雪面前。

  

  “孽女!今日我就好好的教你该如何为人子女!”说完,千卓直接扬起手掌,朝着千纫雪的方向就狠狠挥去。其力道之大,直接带起了一阵掌风。

  

  可想而知,这样的巴掌落在千纫雪的脸上,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

第一卷 正文
- 收起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更多登录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