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作者: 萨阿拉更新时间:2020-01-09 16:13:38章节字数:1777

  早就听说过重庆火锅,重庆与火锅是分不开的。不到重庆不知此言不虚。在重庆几日,不管是繁华的街市还是僻静的小巷里,毋需寻觅,随处都是或大或小的火锅店。

  

  冬日的重庆与家乡兰州的干冷略有不同,浓雾弥漫、侵入骨髓的湿冷,让我这个初来乍到的兰州人多少有点不适。热情好客的重庆朋友似乎颇能理解我们这些外来客人的心思,也是为了展示重庆的特色饮食,不由分说,第一顿饭便是重庆的老火锅。入乡随俗的我们客随主便,自然要品尝正宗的红油火锅。

  

  古朴的餐厅,精致的灯笼、镂空的雅窗以及大堂里氤氲缭绕的热气中,一张张厚重的木头桌椅边,围坐的食客高声阔谈、笑语声声,与之前惯常去的兰州的火锅店大有不同。

  

  其实,兰州也有“重庆火锅”,一般都是雅间和包厢为主,客人之间互不干扰。在这里,却在一瞬间就喜欢上了(重庆火锅店里)这种浓烈的人间烟火气,觉得火锅生来便该是如此。

  

  很快,汤底端了上来,配菜也随之而来。红白相间的肥牛、青嫩的油菜、雪白的鱼片、卷曲的鸭肠、透明的粉丝,望着火红汤锅的沸腾翻滚、热气冲冒,麻与辣在一个大锅中煎熬碰撞,被翻滚的红油激发出集麻、辣、鲜、香于一体的别样滋味,喷香扑鼻,瞬间抓住味蕾,直叫人食欲顿开、垂涎欲滴……。

  

  “吃重庆火锅,是有说头的撒。毛肚七上八下,鸭肠五进六出。烫的时间长了就老喽——”热情的朋友用带着千回百转的妩媚味道的重庆话介绍着。

  

  一片涮肉下肚,热辣辣的味道就像一个个精灵在舌尖上跳跃舞蹈,拨动着味蕾,让人情不自禁闭上眼睛、细细回味。谁知,一口咽下,随之而来的却是火辣辣的麻、香喷喷的辣,让人口齿生风,连连呼气。

  

  这一口虽麻虽辣,食欲却被牛油特有的浓香彻底打开,忍不住地一口接一口......直到嘴角发麻、大汗淋漓,犹嫌不够。适时配上一杯冰镇饮品,边食边饮,欲罢不能!

  

  吃罢火锅,心里总有一丝不解:重庆火锅为何如此别有风味?朋友看出了我的疑惑,说明天带我去一个地方一探究竟。次日下午,来到了一处没想到的地方——三耳火锅博物馆,解开了我的疑惑。

  

  站在硕大的火锅形状的建筑物前,目睹博物馆内晒出的五千缸火锅底料,看着600多件形态各异、年代不同、质地有别的火锅,听着博物馆内75岁的老馆长如数家珍般介绍着一件件珍贵的藏品和一桩桩伤感的往事......哦,我这才真正知道了重庆火锅的前世今生,恍然明白了重庆火锅所独有的厚重底蕴。

  

  原来,重庆火锅的鼻祖是拉船的纤夫。旧时重庆南纪门川道拐,回民马氏开屠宰一条街。走川黔水陆运送牛羊的商贩都到此宰杀,由于每日宰杀牛羊甚多,牛羊内脏常弃之江边无人问津。

  

  江边拉船的赤脚纤夫和码头上的背影佝偻的搬运工,每日辛劳劳作,却食不果腹。为了生存,他们不得不在江边捡这些被商贩抛弃的牛羊下水,混煮一锅,用来充饥。为祛风除寒,他们还在锅里放些花椒、辣椒,使得这些混食味道劲爽霸道,并取了个世人不知就里的雅号“水八块”。住在江边吊脚楼上的回民马氏兄弟,偶然品尝到这道美味之后,发现商机,便将它搬到街面开店,取名为“火锅”。

  

  和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一样,当年创出火锅的纤夫脚力们也未曾想到,岁月经年之后,原本是最贫苦穷人的充饥果腹之物,不光演变为巴渝人所喜欢的一道美食,还一步步走出山城,走向全国乃至世界,登上大雅之堂,摆上百姓餐桌,成为脍炙人口的美食。正如老馆长所言:“船夫脚力创麻辣烫始祖,雅客名师开清红汤新篇”!

  

  重庆火锅之所以能获得广泛的认同感,不仅仅是它的独有美味,还有和重庆人一样“有容乃大”的特性。火锅的江湖里,可以容纳种种个性的存在,多人聚餐可以热气腾腾来一大锅热辣辣的红汤,二三知己小聚可以吃小锅,一桌人有不同喜好还可以吃鸳鸯锅。红汤白汤,大锅小锅、鸳鸯锅子母锅,让数人齐聚一桌,重口不再难调。牛肉羊肉五花肉、青菜萝卜莲藕片、鱼丸虾丸鳕鱼片,只有你想不到,没有涮煮烹食之物,不拘你是喜好荤的素的,总有一款适合你。

  

  而今,重庆火锅征服了大江南北、黄河两岸众多人的味蕾,北京、上海、南京、深圳、昆明、贵阳、拉萨、西安……每个城市里,无数的火锅店,如遍地开花、争相斗艳、风味各异,迎接着四方宾客。然而,通过在重庆几日的切身感受,我要说,吃原汁原味的火锅,要到重庆;感受火锅的历史文化魅力,更要到重庆。

  

  返程的飞机上,忍不住回目一望。期待着不久之后,能再一次踏上重庆的青石台阶,再一次感受正宗的重庆火锅味道,再一次寻访重庆火锅的故事,相会热情似火的巴渝人!

第一卷 正文
- 收起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更多登录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