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歇斯底里
作者: 蓝潇潇更新时间:2019-09-11 13:21:29章节字数:2068

  秋月此时窘迫的很,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

  

  她扭扭捏捏的,极不情愿的样子。

  

  此时,秋月真是恨透了自己的快言快语。

  

  那和尚只是轻轻笑了笑,本来没有什么,秋月却觉得那和尚有些讥笑的意味。

  

  秋月不由得有些恼火。

  

  “你这和尚,有什么好笑的?别人的窘态就那么有趣么?”

  

  那和尚瞬间就收起了笑容。

  

  “那贫僧不笑便是,二位施主请自便,贫僧还有事,就不奉陪了。”

  

  和尚担着柴,冷漠的离开了。

  

  “这下好了,还没问药炉放在哪里呢?也没问哪些东西是不能随意触碰的,你可真是我的好秋月啊!”

  

  柳亦㟏捏了捏秋月的脸颊,说的话有些生气,脸上却仍带着笑意。

  

  “小姐,秋月知错,秋月甘愿领罚。”

  

  秋月一副做错事的小孩子模样,讨喜的很,柳亦㟏心里本来有些许不悦,此刻也烟消云散了。

  

  “没事,你家小姐并没有怪你,这样也好,少了个看我们做事的人,这事除了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就再没第三个人知道了。”

  

  柳亦㟏推开小厨房的门,木门有些老旧,发出了刺耳的“吱呀”声。

  

  厨房并不很大,但该有的东西一样不少,可谓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厨房里打扫的很干净,东西虽然都很老旧,但是上面竟然擦拭的一丝灰尘也没有。

  

  “这个地方真不错,环境清幽,又干净,适合做事。”

  

  柳亦㟏脸上带着诡异的笑容,把不经意回头的秋月吓了一跳。

  

  “小姐,你在人前可千万别这么笑,有些......”有些狰狞。

  

  秋月咽了咽口水,欲言又止。

  

  “咳咳咳”

  

  柳亦㟏咳了几声,收回了笑容,有一点点尴尬。

  

  “那,小姐,你说的我们要做的事,是什么事啊?”

  

  秋月及时的扯开了话题。

  

  “一会儿,你就知道了。”

  

  柳亦㟏勾唇一笑。

  

  一个半时辰后。

  

  柳亦㟏手中拿着两个新的天青色小瓷瓶,走出了厨房。

  

  “小姐,你终于出来了。”

  

  秋月脸上有些喜悦。

  

  “嗯,你去收拾一下厨房。”

  

  柳亦㟏脸上没什么表情,语气淡淡的,有些疏离。

  

  “那,小姐呢?”

  

  秋月大概猜得到柳亦㟏这是要去找柳姒玥,但是还是想从柳亦㟏嘴里得到准确答案。

  

  “我?自然是亲自去会一会那些牛鬼蛇神了。”

  

  柳亦㟏嘴角带着一抹淡淡的讥讽,一脸的兴奋,似乎很想与那对母女斗上一斗。

  

  “小姐不用秋月在旁边伺候着吗?”

  

  秋月悄悄地嘀咕了一句,有些委屈的样子。

  

  “噗,这种小场面,不需要你登场,我一个人就够了。”

  

  柳亦㟏笑的狡黠。

  

  “那小姐,这到底是什么药啊?闻起来很香的样子,秋月可以吃吗?”

  

  秋月露出了一副娇憨的模样,着实把柳亦㟏给逗乐了。

  

  “这是缩阴丸与以藏红花为引的打胎药,相信我,你不需要这些东西。”

  

  柳亦㟏凑到秋月耳边,告诉了她药丸的作用,秋月顿时羞的面红耳赤。

  

  “那,你家小姐走了!”

  

  柳亦㟏收好药瓶,大步流星的走了。

  

  只剩秋月一人对着空气凌乱在风中。

  

  柳亦㟏走了一会子,终于来到了陈芸雅母女住的院子。

  

  院子虽小,但却花鸟虫鱼,亭台楼阁的,装修的很精致,十足的苏州园林风格,在北方倒是算是一处别致的去处。

  

  再对比柳亦㟏住的院子,不但位置偏,老旧的房子年久失修,还破破烂烂的,出了事也很人来救你的命。

  

  陈芸雅可真是好算计啊。

  

  先是喊“有刺客”,将大家都引到她的小院子里,然后陈芸雅在趁机将门推开,让柳亦㟏成为众矢之的,将柳亦㟏推上风口浪尖,受尽嘲笑,在找人撺掇撺掇,刺激柳亦㟏,让她自己去寻死,而柳姒玥成长路上最大的绊脚石,柳亦㟏这个原配生的大小姐,自然是已经构不成威胁了。

  

  可惜,陈芸雅机关算尽,也算不到柳亦㟏是重生而来的,陈芸雅的计划只能是落空,偷鸡不成蚀把米。

  

  陈芸雅就是想破了脑袋也想不到,那个被设计的人,竟然是自己的女儿。

  

  不过,陈芸雅却趁机反咬她一口,将这一切都推到柳亦㟏身上,还做出一副柔弱可欺的样子,声泪俱下的控诉柳亦㟏。

  

  若柳亦㟏没有重生,那她一定会因为陈芸雅假惺惺的眼泪而牺牲自己。

  

  可惜,没有那么多假设,柳亦㟏清楚,自己如今算不得什么好人,也并不觉得好人有好报是对的。

  

  这辈子,她为自己而活,她的心很小,只装得下她爱的人。

  

  柳姒玥,我来了。

  

  柳亦㟏脸上带着些许渗人的笑意,诡异却又不自知。

  

  门内传来了杀猪一般的嚎叫,还伴随着打砸家具的噪音,显得静谧的寺庙突然之间,就变得比菜市还要嘈杂。

  

  “你们这些贱人,不要你们假惺惺的帮忙!玥儿被陷害时你们早干嘛去了?这个时候装什么忠仆?居心叵测!你们滚啊!滚啊!滚出去!本夫人不想看见你们!”

  

  “夫人,小姐伤的很严重,不叫医女看看可怎么得了啊!”

  

  “滚!玥儿好得很!不需要!你们滚啊!”

  

  又传来了打砸东西的声音,“砰!”一个硬物砸在了门上,看感觉,是一个小花瓶,因为那东西下坠后,柳亦㟏听见了瓷器摔碎时清脆的声音。

  

  陈芸雅嘶吼着,全然不顾自己的贵妇形象。

  

  下人们好说歹说,苦口婆心的劝说着,可陈芸雅除了“滚”和歇斯底里以外,没有别的反应,像是得了失心疯一般。

  

  原来,在外面是装的,装了那么久,还以为陈芸雅有多沉得住气呢!不过如此啊!不过只是一个善于伪装的假面女人罢了。

  

  “笃笃笃......”

  

  柳亦㟏敲响了门。

  

  门半晌才开,开门的下人一脸阴霾,见柳亦㟏来了,突然有些激动,脸上的阴霾一扫而光。

  

  “大小姐,你怎么来了?”

  

  虽然有些惊讶,但那下人仍然觉得很惊喜。

  

  陈芸雅听见了“大小姐”几个字,突然就转过头来。

  

  “你来做什么?”

  

  陈芸雅脸颊凹陷的厉害,像是好久没睡过觉似的,有些吓人。

第一卷 正文
- 收起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更多登录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