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覆水难收
作者: 水夏森林更新时间:2019-07-02 14:11:16章节字数:2054

眼一闭,十年前的种种便在脑海中快速的浮现开来。

有关她,有关季成口中的祁老太太,也有关她的母亲。

除夕头一天,腊月二十九,是家人团圆高兴的日子,也是母亲贤良淑德的妻子形象瞬间跌落谷底的日子。

只因网上突然流传出许多以她母亲为主角的不雅照片。

云潇知道那绝对是有人在恶意操作,以此诋毁她母亲的声誉,可惜她找不到证据。

而人们只会看事情的表象,说什么也不愿相信她们母女,就连祁老太太都毫不犹豫的质疑,将她们逼上绝路。

“你个不知廉耻的女人,我们祁晟刚刚离开,你就做出这种事情,你对得起我们祁晟,对得起我们祁家吗?”

“妈!您听我解释,事情不是您想象的那样,我是被人陷害的!”

“陷害!证据就摆在眼前,你竟然还敢说是被陷害的!你简直把我们祁家的脸都给丢尽了,你给我滚,我们家没有你这样的儿媳妇!”

那天,雨下的很大,每一滴都狠狠砸在云潇的心上。

一开始她哭过、求过,却没有得到丝毫动容,冷漠是她唯一感受到的。

最后,老太太竟直接怀疑起她的身世,指着她的鼻子对她的母亲吼道:“说!你从什么时候和那个男人厮混在一起的,她到底是不是我们祁晟的骨肉!”

被平时最疼爱自己的奶奶质疑自己的身世,内心的酸楚无法言喻。

如果父亲还在世,她们母女俩就不会受这些委屈了。

在祁老太太一再强硬的态度下,云潇被带去做了亲缘鉴定。

当鉴定结果显示她就是名副其实的祁家人时,祁老太太连忙对她表示愧疚。

可她还是无法原谅他们对母亲所做的一切。

祁家二小姐的身份……她云潇不稀罕!

于是,在母亲被赶出祁家时,她也一起走了。

后来,她偷看母亲的日记,得知那一切的一切,都是大夫人和祁凡,也就是她所谓的大伯母和大伯父在背后一手造成的,包括让她父亲突然离世的那场车祸!

只是一直找不到有力的证据,大夫人和祁凡又皆并非好惹的料!母亲的身体也一天不如一天!

这才心里即便有再多的不甘,她也都忍了!

但……

云潇搁在大腿上的双手紧紧地握成了拳头,她的眸光渐渐变得凌厉。

今时已不同往日!

现在的她是孤家寡人一个,已没有什么好怕的,大不了……鱼死网破!

……

车子刚停稳,等在门口的那几人便迎了过来,近了,渐渐看清了。

为首的是祁老太太,身后跟着的是祁凡和大夫人王丽,还有他们的女儿祁蕊。

季成迅速下了车绕到后门,为云潇打开车门,云潇下车之前,先很严肃地盯着季成看了一阵。

“俗话都说: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我父亲生前又待你不薄,所以……

季成领悟的很快,“二小姐放心,季成只是认识莫臣而已,今天并没有见过他!”

然,也只是表面做到了不闻不问而已!

疑惑吗?怎能不疑惑!

震惊吗?怎能不震惊!

有采访爆料,霍允宸一个月前还是单身,现却已有了太太,这个人还是云潇!

也不怪季成把云潇想得太渺小,抛开祁家孙女的身份,云潇便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女孩儿!

还有,能够成为霍太太是好事,云潇为何要向祁家人隐瞒?

季成总会忍不住分心去想!

当他的目光扫过长得亭亭玉立的祁蕊时,脑中一道精光闪过,让他豁然开朗。

难道是因为……

云潇刚去到祁老太太身前,祁老太太就不甚激动。

“我的乖孙女儿,快让奶奶好好的瞧瞧,怎么瘦的跟猴儿似的,平时都没有好好吃饭吗?”

说着,就要去牵云潇的手,却被云潇不动神色地躲过了。

“坐了一路的车,现下头有些晕晕的,我可以先去休息一会吗?”

“当然!”就像刚才什么都没发生似的,祁老太太应得很爽快。“奶奶已经让人将你的房间好好收拾过了,保证你会住得舒舒服服的。

你先去好好睡一觉,等你什么时候睡醒了,咱们再什么时候开饭!”

听!说的是多么显慈爱呀!只可惜她云潇无论如何也忘不了那个大雨天发生的一切。

“不用了,让你们一家子等我一个晚辈,我担待不起!”

异常寒冷似冰的语气,刺得人心都痛!不过,虽有言在先,祁家人还是生生等到云潇醒了才开午饭。

老太太一见云潇,脸上便是和蔼的笑,“怎么就休息了这么一会儿,是不是饿了?没关系,等吃过了饭,奶奶陪你再去休息一会儿。”

王丽是个很有眼见的人,云潇刚在餐桌前坐下,她就端过云潇的碗帮云潇盛汤。

“来,悦悦,尝尝这道猪肚鸡,奶奶亲自下厨专门为你熬的,说是要好好给你补补身体,食材还是奶奶亲自去菜市场挑选的!”

可到底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所求的,不过是能讨得祁老太太的欢心。

这让云潇心里觉得讽刺的慌。

“这些……路上季成就跟我说过了,但这些日子我比较喜欢吃素!还有,我现在更喜欢云潇这个名字!”

祁悦!这是云潇的另一个名字!还是她的父亲帮她起的。

悦:意寓她这一生都能过得快快乐乐的。

可是,她这一生所向往的快乐都已经被他们给夺走了,不是吗?所以,他们根本没有资格那样去喊她!

云潇伸手接过汤碗后,直接将碗放回原位,拿起筷子径直伸向桌上唯一的一道素菜,吃到最后,也没有去动那碗鸡汤。

这顿饭吃的有些尴尬。

云潇就像一只刺猬,无论祁家人怎么示好,她总能说出拒绝的话,惹来她的身影刚消失于楼梯口,老太太就再也忍不住,重重叹了一口气。

“悦悦她……还在怪我!我现在真不知道要怎么做,她才能够愿意像小时候那般和我亲近!”

“妈!要我看,就是您一直忧虑太过了!”一直沉默不言的祁凡终于舍得开口了。

云潇回来了,就意味将多一个和他争祁家财产的人!

第一卷 正文
- 收起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更多登录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