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病恹恹的商业奇才(24)
作者: 栾安和更新时间:2019-03-14 15:07:12章节字数:2075

  顾离琛晨起,由于身体原因,大脑跟不上反应,便显得有几分呆愣。

  

  一直到出门的时候还有些懵懂,眼眸变得柔软。看到外面的陆云音时,眼神有些湿漉漉的,竟有几分可爱。

  

  简直戳中了陆云音的萌点!

  

  “系统,我觉得,我可能要做渣女了。”陆云音缓缓向着顾离琛走去,在心里对系统激动道。

  

  早晨起来的时候,顾离琛还是可以步行的,只是到了中午或者下午,身子疲惫时才会用轮椅。

  

  陆云音看着迎面走来的顾黎琛,逆光迎风而立,像极了画中的人儿,仿佛一个呼吸间便会消失不见。

  

  陆云音迎上去,让顾离琛坐在院内的椅子上。

  

  顾离琛微微蹙眉,陆云音这才想起,她貌似忘记带消毒水了。

  

  “你先等会儿。”陆云音说罢,当即急匆匆的跑出去,从帮佣要了一瓶消毒水。

  

  跑过来后喷在椅子和桌子上,这才让他坐下。

  

  顾离琛看着额头有些薄汗的陆云音,心底有几分愧疚。

  

  本该是陆家捧在手里的千金,却到他顾家当起了佣人一般服侍他。

  

  “顾林说你不能吃正常的食物,也不能吃第二次温的食物。我让他们随时待命,等你醒的时候再做。”陆云音数着手指算了算顾离琛的禁忌。

  

  随即兴冲冲的问他:“我现在让他们去做,大概十分钟便好了。”

  

  顾离琛点点头,陆云音又一溜烟的小跑到厨房。安排好之后,怀里抱着一袋儿瓜子过来了。

  

  “你能吃瓜子儿吗?”陆云音坐在旁边,问道。

  

  顾离琛摇摇头:“色素太多,不能吃。”

  

  陆云音眼神一亮,刚想说什么的时候。顾离琛却觉得自己似乎打击了陆云音的积极性,当即又道:“不过偶尔吃一些也并无大碍。”

  

  陆云音张开的口又僵了僵,其实,她不是想让他吃。毕竟她也知道,加了添加剂的东西,对他的身体不好。

  

  可是既然顾离琛已经开口,她也不能拒绝。

  

  只得摸摸剥瓜子,将瓜子壳丢向一边,里面的仁放在一个在消毒柜里消过毒的盘子里。

  

  顾离琛不大接触零食,没有生病的时候,一心扑在商业上。等到生病的时候,便不能再碰这些。

  

  他看了看陆云音的手法,学着他的样子也开始剥了起来。

  

  陆云音赶忙阻止道:“你……”不能碰啊。

  

  顾离琛抬眸看了看她:“不吃,便没事。”

  

  陆云音扬起的手顿了顿:“额,好吧。”

  

  原来如此,可是为什么每一次顾离琛到一根陌生的地方之后,就要顾林喷洒消毒水?难道不是为了消毒吗?

  

  不过,咳咳,有人剥瓜子的感觉,还挺爽的。

  

  过了没多久,顾离琛的饭便做好了。

  

  由于顾离琛的身体原因,顾家有关门的人为他做饭。

  

  等到顾林拿过来的时候,陆云音瓜子都嗑了一半了。

  

  见到顾林手中的饭,陆云音赶忙起来,在擦擦手,准备接过。

  

  顾林本来下意识的想躲开,接触到顾离琛的眼神之后,只得将手中的东西递给了陆云音。

  

  “陆小姐当心些。”看着陆云音粗鲁的样子,估计突然间有些怀疑,自己当初对顾母说陆云音是大少爷心上人这件事到底对不对。

  

  陆云音蹙眉,看了顾林一眼道:“我现在是顾太太,别再叫错了。”

  

  顾离琛看着战斗力部分你我的陆云音,眼底闪过一抹笑意。

  

  等到陆云音转身的时候,又转瞬即逝,她自是没有注意到。

  

  “你自己吃还是我喂你?”陆云音将盘子放在顾离琛年前,托着下巴问他。

  

  上次好像是他自己吃的,可是他前段日子病情加重住院,也不知道到底生活能不能自理。

  

  毕竟,昨天婚礼时候,他可是坐在了轮椅上。

  

  顾林听到陆云音的话,差点被口水呛到。

  

  果然是圈子里出了名的恶女,这调戏的话简直随口就来。

  

  顾离琛听到陆云音直白的话,耳尖有些泛红,为了掩饰自己的情绪,顾离琛下意识的勾起一抹恰到好处的笑容:“我自己来便好。”

  

  再次见到熟悉的标准化距离感商业笑容,陆云音心里有些不舒服,撇撇嘴道:“随你。”

  

  “叮,学习值+2,目前学习值10。”系统的声音再次不合时宜的出现。

  

  陆云音:“……”

  

  怎么觉得,每次学习值都加的莫名其妙,好像每次她心情不美好的时候,才会加学习值。

  

  难不成,其实顾离琛的内心是灰色世界?

  

  应该不可能是真善美,若是真的“圣母”,最后也不会变成反派。

  

  按照六六的说法,在以男主为气运子的页面里,男配一般都是为了抢女主,才会黑化。

  

  可是这个页面提供的线索确实因为商业。

  

  但是顾离琛的身子分明撑不了多久了,据说顾氏集团现在一直是他的弟弟顾霍在处理,不然也不会一年到头见不着人影。

  

  所以,气运子和任务目标的冲突,到底怎么来的?

  

  任务目标这般冷情冷性的一个人,又是怎么走上作死的道路?

  

  陆云音百思不得其解。

  

  也好在她心大,想不明白便不再多想,直接抛之脑后。

  

  反正到时候总会知道的。

  

  这边陆云音在走神,顾离琛却以为是方才说的话不妥当,惹到了陆云音。

  

  听外人说她脾气不好,虽然他看到的并不是这样,可是她缺乏耐心这点却是显而易见的。

  

  不然,也不会剥个瓜子都嫌麻烦。

  

  顾离琛简单吃了两口,便吃不下去了。看了看陆云音,沉默片刻,对顾林说道:“你先出去吧。”

  

  顾林愣了愣,常年的习惯让他丝毫不反抗的服从命令,当即转身离开。

  

  陆云音被这边的动静吵到,从意识里出来后,便看到一脸深沉的顾离琛,眸色未定的看着自己。

  

  陆云音有些忍不住压力山大,她招惹顾离琛了?还是说顾离琛被自己的身体磋磨了意志?

  

  陆云音想了想,蹩脚的安慰他:“俗话说,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增益其所不能。还有啊,人都说,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你现在所受的苦难,都是暂时的,都是上天为了磨砺你锻造出的踏脚石。”

第一卷 正文
- 收起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更多登录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