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耍无赖
作者: 圆子更新时间:2019-03-14 14:50:38章节字数:2030

  “我的天,怎么变化这么大!太惊讶了!”宁馨儿激动的对着阿宁和玲珑说道,甚至还上前晃着她们都胳膊,“是不是啊?!”

  

  玲珑默默的伸出了五根手指,“小姐,这已经是你感慨的第五遍了,就算奴婢刚开始很惊讶,现在已经不惊讶了。”

  

  宁馨儿不瞒的“哼”了一下,在座位上乖乖的坐好,她本来以为这群人在晏沐手下这么久顶多也就是纪律好些,身子强壮些罢了,但没想到现在那群山贼的模样完全消失 像是一只整整齐齐威风凛凛的队伍,甚至每个人的擅长之处都被挖掘了出来,力气大的,身子灵活的,每个人都在接受不同的训练。

  

  “阿宁,是不是我之后也会这样?”宁馨儿兴冲冲的问道。

  

  阿宁诚实的摇了摇头,“小姐,你是没见他们之前吃了多少苦,你的训练也就是顶多让你身体强一点,灵活一点罢了。”

  

  宁馨儿怏怏的坐回去,阿宁见她一副受打击的样子轻声安慰道:“小姐,这可是要吃很多苦头的,再说了,你只要保护好自己不久已经很大的进步了吗?”

  

  宁馨儿点点头,“我知道的,我呢是靠脑力出众的!”

  

  等到回到宁府的时候时候还早,临走前想了想还是带上面纱,不然自己的计划估计实行会受阻,收拾好后宁馨儿也凑热闹去厨房做了百合羹。

  

  用晚膳的时候宁馨儿特意摆在了老夫人的面前,向着她邀功道:“祖母,你尝尝这个百合羹,这可是馨儿做的!”

  

  “哟,不忙了,今个突然想到做饭了?祖母可好些日子没有跟你一块用晚膳了。”

  

  宁馨儿的笑容明显僵了一下,然后略带失落的说道:“没有,馨儿最近可是想忙也没有事情忙了。”

  

  宁凝霜下午的时候也是派人去了解了情况,看宁馨儿这话就知道她是要出幺蛾子,“馨儿妹妹心思都不像是平常女儿家,这平常的女儿家都是在家里安心的做刺绣,读诗书之类的,可是妹妹却三天两头往外跑。”

  

  老夫人听到这话也点点头,没喝两口粥就将勺子放下了,“馨儿,你毕竟是个女儿家,在外面抛头露面的是不好的。”

  

  宁馨儿默默的点点头,也不再说话,闷闷不乐的吃着自己的饭。

  

  侯敏得意洋洋的对着周芮瞥了一眼,然后悄声对着宁凝霜说:“这小丫头也有吃瘪的时候。”

  

  “先别高兴的太早,她不会这么善罢甘休的。”宁凝霜提醒道。

  

  侯敏也没在意,今天下午出了那么大一口恶气,晚上的时候连带着胃口都变大了。

  

  宁馨儿还没吃两口就怏怏的把筷子放下了,眼圈微微的红了起来,“馨儿吃饱了,祖母,我想先回去了。”

  

  “怎的了?祖母就说了你两句就生气不吃饭了。”老夫人语气不善的说道,本来这段时间是觉得这宁馨儿乖巧,又颇得太后的喜欢这才改变了以前的态度,没想到还没两天就翘起了尾巴。

  

  “祖母……祖母,馨儿不是发脾气,馨儿只是委屈!”宁馨儿哇的哭了出来,毫不顾忌形象的抹着眼泪。

  

  “妹妹,你这样还以为是家里怎么亏着你了,快别哭了!”宁凝霜赶忙走到了宁馨儿身边,伸手想要给她擦眼泪。

  

  “你不要碰我,就是你欺负我!”宁馨儿将她一把推开,宁凝霜没有防备差点栽倒在地上,身边的丫鬟及时把她扶住了。

  

  “宁馨儿,你在做什么?!”宁浩站了起来对着宁馨儿吼道。

  

  “妹妹,你这是做什么?”宁凝霜红着眼依偎在侯敏的怀里,“我只是想给你擦擦眼泪。”

  

  “馨儿,这是怎么回事?!”老夫人拍了一下桌子,“一回家就惹事!”

  

  周芮也没说话,只是默默的坐在宁馨儿旁边,这个丫头鬼精灵的很,肯定又是想出了什么主意!

  

  “父亲每次都说是馨儿的错,怎么不先问问馨儿是因为什么事情生姐姐的气?!在父亲眼里馨儿就是不懂事的孩子吗?!”宁馨儿对着宁浩控诉道,小脸都涨的通红,“外头人人都说父亲偏心,馨儿不信,如今算是真正的明白了!”

  

  “你这逆女胡说什么?!”宁浩被宁馨儿气的脑袋嗡嗡作响,举起手就要打在她的脸上,宁馨儿红着眼绝强的仰起小脸就是不躲。

  

  “宁浩!”老夫人喝住了他的动作,她示意宁浩退到一边。

  

  “宁馨儿,你今日怎么突然闹这么一出,是老身这段时间太惯着了你是吗?!”老夫人脸阴沉的像是黑云压顶般。

  

  “馨儿的铺子被砸了!被砸的一塌糊涂,馨儿幻想了好久的铺子。”宁馨儿收起了那副刁蛮相,哭哭啼啼的闹了起来。

  

  老夫人听到这疑惑了起来,“什么铺子?”

  

  宁凝霜对着周芮使了使眼色,示意她就按照当时说定的死不承认。

  

  “当初侯掌柜拿咱家钱开的铺子啊!馨儿想着这铺子也不能浪费,正好我喜欢这花草还有香粉之类的,就想着开家铺子把之前亏的钱补上,谁承想被姐姐找人砸了!”宁馨儿指着宁凝霜控诉道。

  

  宁凝霜震惊的看向宁馨儿,急得眼泪都冒了出来,“馨儿,且不说我不知道你要开铺子这事,我天天待在这家中,上哪去找人砸铺子啊!”

  

  “祖母,那砸铺子的头被我抓住了,说是我手里的契约是假的,雇他的人说大可不必担心,这铺子我手上的房契是假的。那这铺子本来就是侯掌柜的,现在这真的房契自然只可能在她的手上啊!”宁馨儿指着宁凝霜。

  

  宁凝霜心里一跳,这人怎么连这个都说出来了?她回头看向侯敏,只见她也在暗暗的骂着蠢货。

  

  “凝霜,此时当真吗?”

  

  “祖母,这铺子何时到馨儿手里的我都不知晓,哪能说这契约的事!我看定是有人在背后使坏啊!”宁凝霜哭诉道。

  

  “是啊,老夫人,若是这么一来那就太明显了,大姑娘这不是自投罗网吗?!”侯敏补充道。

  

  “我可不管这么多!”

第一卷 正文
- 收起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更多登录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