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露面
作者: 柒小小更新时间:2019-01-11 14:16:24章节字数:2020

  一下子,巫月裳成为众矢之的。所有人看向她的目光都恨不得扒了她的皮,抽了她的筋。

  

  她堪称完美的计划一次次被破坏,看向洛兮颜的眼神充满杀意和癫狂。

  

  “你究竟是谁!是不是巫星辰那个贱人派来的!”

  

  接着像是自言自语般疯癫,“是的,一定是的!那贱人一直想把我的位置取而代之,我不会让她如愿的!”

  

  在众人要冲上来的时候,她将腰间的瓶瓶罐罐扯下来,往地上一扔,整个人化为黑雾消失。

  

  是炼制活人傀儡,巫月裳背后的魔修手段。

  

  “你为什么不杀了她?”

  

  两道传音同时进入对方的耳朵,两人都笑了起来。

  

  “我想抓到她背后的魔修,要是杀了她,恐怕会打草惊蛇。”

  

  “魔修都是狡猾残忍的,任何点不对劲的东吹草动都会让他们变得更加小心且为了增加实力会更多杀害无辜的人。”

  

  洛兮颜先开口解释,在黑雾带走巫月裳之前,她是可以杀死她的。

  

  但她背后魔修不知修为如何,能炼制活人傀儡,恐怕修为不低。

  

  巫月裳若死了,担心对方更加肆无忌惮的杀人。

  

  江若白则是神秘一笑,“这次回去,巫月裳以为是巫星辰做的手脚,回去不会善罢甘休。而巫月裳和巫星辰斗得越厉害,对你越有利。”

  

  嗯?

  

  洛兮颜有点不太明白,她俩斗来斗去,跟她有八毛钱关系。

  

  她帮众人都解了噬心蛊,小白再次成为盟主,行盟主令,紫光阁和巫月裳今后不得参加盟主争霸赛。

  

  他们也准备启程回京城,暗夜和鬼手对洛兮颜的态度发生重大改变。

  

  鬼手一改之前轻慢的态度,帮她拎着东西,恭恭敬敬弯着腰跟在她身后。

  

  “洛姑娘,这一路就拜托你照顾主子。我们主子有你照顾,我们这些做属下的也就放心了。”

  

  说话时,那堆在脸上的笑意就跟一朵菊花似的。

  

  他已经从主子那里知道,主子身上的火毒已经被她解了。

  

  神医柳月影都做不到的事,洛姑娘做到了。而且还心善,关键时刻救下暗夜。

  

  就容貌差了点,但十全十美的事哪有呢。

  

  暗夜也恭敬跟在她身后,他倒是还面瘫脸,虽不善言辞,却将洛姑娘看成只主子低一些的大恩人。

  

  他以后不再吐槽主子口味重了,洛姑娘心美有能力,比什么劳子的花瓶好多了。

  

  “洛姑娘,等下就出发了,你脸上的面具不摘吗?”

  

  鬼手小声提醒着,洛姑娘这些天一直戴着面具可能已经习惯了。可笑哭白面太显眼了,等下要回京城的。

  

  又觉得刚刚戳到她的伤心处,不自觉感到愧疚感。

  

  “哦,你不说,我差点忘了。”

  

  她将脸上的笑哭面具摘下,鬼手和暗夜都愣神,眼睛一动不动的,眼神贴在她的脸上。

  

  他们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形容眼前的女子。眉如远山青黛藏墨,眼如秋水浮光潋滟,肤若凝脂,粉若桃颊,一点朱唇。

  

  明明是妖娆万千,勾魂摄魄的长相,此时她穿着素雅的青衣,头上的同色珠花在她如墨瀑的发丝上缀着,衣诀飘然,恍若星光坠落的双眸平淡如水,给人感觉比自家主子还清心寡欲,不问凡尘。

  

  这还是之前的洛姑娘?!

  

  眼前突然一黑,自家主子挡在洛姑娘身前,似笑非笑看着他俩。

  

  “看够了没?”

  

  那话冒着无边寒气,鬼手和暗夜立马低头,规规矩矩站着不懂,眼神完全不敢乱瞟。

  

  完蛋了,自家主子占有欲好强,肯定是陷进去了。

  

  别说是主子了,那长相和之前天壤之别,他们这种经受专门训练的都看呆了。

  

  江若白握着她的手将她搀扶进马车内,来的时候赶,回去自然不赶。

  

  他们夜夜在芥子空间相处,自然知道她的脸一天天变得越加惑人。

  

  他盯着她的面容,眼底是控制不住的火热和诡谲。

  

  他并非以貌取人之人,他倒宁愿洛洛永远是以前模样,如此便只有他知道她的美。

  

  可他不能自私,他的洛洛就该如此光彩夺目,让他人自惭形秽。

  

  他握紧她的手,将眼底的情绪全部掩下,“洛洛,回京城之后,我怕待不了多久。我要回天明国,等我处理好那边的事情,我便再也不离开你。”

  

  他握着自己的手不放,洛兮颜以为他只是放不下她。心中暗自窃喜,果然,她的亲信已经对自己产生依赖了,以后就更加不会离开她,只给她做好吃的。

  

  不过一想到又吃不到他做的菜,小脸还是耷拉下来。

  

  “你一定要速去速回,我在京城等你回来。”

  

  然后她咬破自己的指尖在他的耳边画着血符文。

  

  鼻尖是淡淡的血腥味混杂着她身上的清香,她的指腹在耳边摩擦着。一直自认为自控力很好,二十六年不曾碰过女人的他面对她的接近,第三次有点失控。

  

  洛洛说过,他虽然根骨悟性极佳,但踏入修炼之途实在太晚,幸亏有极灵体质。但身子杂质太多,需要锤炼肉身,淬炼肉体。

  

  他这几日夜夜在芥子空间里淬炼肉体,泡着药浴,偏偏某女有时候还过来捏捏他的身体,嘀咕着身子筋骨不错,真是老天偏爱之类。

  

  江若白觉得洛洛才是上天偏爱之人,做事果断利落,对于修炼各道都有些研究,其实很多方面都像灵溪水,清澈见底。

  

  从不见她拥有欲望,拥有贪婪,拥有嫉妒,很多时候他都怀疑她没有感知情的能力。

  

  她的指腹从他的耳边移开,十分满意看着自己的作品。

  

  本来一拢白衣,眉如墨画的不染爱尘世的谪仙,弯弯曲曲血符文蔓延在他的耳边,直直下巴,看起来就像一朵极为妖艳的血花攀附。他微微勾着唇角,就像刚出世便惑乱世间的妖孽。

  

  她心里不停夸赞自己,嘴上说道:“好了,虽然没有传音法器,连最简单的传音纸鹤都没有,但有这道同心血符,我们就可以随时知道彼此的情况。”

  

  “记得,遇到危险要我说,我一定会赶过去救你的。”

第一卷 正文
- 收起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更多登录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