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盗将行》
作者: 不是卡哇伊更新时间:2018-12-06 15:13:14章节字数:2062

  轩辕北收回目光,淡淡道:“你想多了。”

  

  那女子道:“也许吧,不过,北将军对于我的条件考虑得如何了?”

  

  轩辕北看了看笼子里安静的萧然,顿了顿道:“好,我做到便是。你先放了萧然。”

  

  那女子把匕首一收,人影便消失了,声音忽远忽近传过来:“北将军要守信啊,不然尊夫人体内的蛊虫就不会听话了,不听话的话,呵呵~”

  

  轩辕北心中一惊,顾不得去追她,飞身上去将萧然解救下来。

  

  “然然……然然……”见怀里的爱妻毫无反应,轩辕北抱起她便往城里飞奔而去。

  

  ……

  

  乾隆王朝,皇宫。

  

  小山似的奏折后边,轩辕皇奋笔疾书,间或捏捏鼻梁。

  

  李德福轻手轻脚的把水杯添满,轩辕皇看了眼外边的天色,问道:“朕的皇叔最近都在做什么?”

  

  李德福回道:“穆王爷最近一直在院子里与他的徒弟吟诗作赋,弹琴颂曲。”

  

  “嗯?”轩辕皇异常诧异,他这个皇叔居然这么老实了吗?明眼人都看得出来穆旭师徒被软禁了,没想到他们倒是格外悠闲。

  

  “回头让姜辰跟楚烨去试探一下我这位皇叔的深浅。”

  

  “是。”李德福福身退了下去。

  

  轩辕皇眯了眯眼,低头继续批改奏折。

  

  穆旭武功的深浅对任何人来说都是个谜,因为他一般不动手,即使动手也从没人能把他逼得露出底牌。轩辕皇从来不打没有把握的仗,哪怕上次靠人多把穆旭打落悬崖,但他相信穆旭还有底牌没有暴露。这次让楚烨跟姜辰过去也只是试探而已,他自然还有别的计划。

  

  宫墙内的一处院落,琴声飞扬,惊起树上小憩的几只飞鸟,飞鸟在半空盘旋片刻便稳稳落在低矮的树梢上,叽叽喳喳个不停像在跟琴声合奏。

  

  悦耳的琴声从修长的指尖下飞跃而出,萦绕在这个不大的院子里。九歌闭眼倾听,嘴角微微上扬,单手托着下巴,另一只手在桌子上慢慢打着节拍,不时从喉咙里哼出两声小调。

  

  琴声曲调变快,慢慢找到节奏感,九歌嘴角的弧度变大,轻轻开口:“劫过九重城关 我座下马正酣

  

  看那轻飘飘的衣摆 趁擦肩把裙掀

  

  踏遍三江六岸 借刀光做船帆

  

  任露水浸透了短衫 大盗睥睨四野

  

  ……

  

  取腰间明珠弹山雀 立枇杷于庭前

  

  入巷间吃汤面 笑看窗边飞雪

  

  取腰间明珠弹山雀 立枇杷于庭前……”

  

  一曲结束,久久无音,这首后世的曲目被穆旭用古琴演奏出来更多了一分古韵的萧瑟感。

  

  “这首曲子,何名?”穆旭率先打破这份安静,开口问道。

  

  九歌微微歪头,道:“《盗将行》”

  

  “盗将行……”穆旭轻轻念出,像在品味这个名字里所含的韵味。

  

  “那他不适合当将军。”

  

  九歌呆了呆:“为什么?”

  

  穆旭在琴上拨了两下,发出“铮铮”声音,道:“将军,统领万军,挥军之处,所向披靡。本为大盗,却欲当将军。草莽之人,与朝廷互为对立,为朝廷所不容。洗心革面身傍爱人,却不满足。小家未安便想安大家,呵!”

  

  九歌彻底被他的想法打败,别人都在感叹歌曲里所表达的情感,他倒好,直接就从大义出发。作为女性,九歌觉得这时候自己要给穆旭上一堂富含情感的课。

  

  “师傅,那你是个好将军吗?”九歌问道。

  

  穆旭看着她,肯定道:“我是。上阵杀敌时,我孤身一人。身伴佳人时……我卸甲归田。”

  

  九歌张了张嘴想要反驳,但是他说的好像是那么回事,更何况他所谓的佳人,不出所料应该就是自己了。但是她不甘心啊,穆旭说的明明就是歪理。

  

  “那师傅,你如果是那男子该如何?”

  

  “我若生为大盗,便做朝廷闻风丧胆的大盗。那女子……若那女子如徒儿这般,便掳入山寨,做一压寨夫人。”

  

  九歌脸色微红,觉得他是强词夺理,“若女子抵死不从呢?”

  

  穆旭勾唇,凑到她耳边悄声道:“那便日日床间,抵死缠绵~”

  

  最后四个字,穆旭故意拉长音,说的格外暧昧。九歌脸上温度迅速升高,如同熟透了果子,让人忍不住想要咬上一口。穆旭这么看着,也这么做了。

  

  “哎呀!”九歌轻呼一声,捂着脸睁大眼睛,气鼓鼓的看向穆旭,即使她什么都看不到,但脑海里却不自禁的勾勒出某人此时邪魅的样子。

  

  穆旭轻笑,舌尖滑过牙齿似在回味。

  

  听到他的笑声,九歌红着脸羞愤不已,起身便要离开。穆旭伸手把她拉到身旁,一手把琴放在一边,笑道:“徒儿这是去哪?”

  

  “我……”两人紧挨着,九歌心跳加快,紧张到结巴:“我……我回去休息。”

  

  “呵~”穆旭轻笑,两人揽入怀里:“徒儿为何不接着问了,比如,徒儿若是那女子,该当如何?”

  

  九歌被他的气息环绕着,整个人有些醉酒似得眩晕。咬了咬下唇,狠狠道:“我若是那女子,便假意迎合,寻一机会,了解了他的子孙根。”

  

  穆旭觉得某处一凉,眯了眯眼睛,危险道:“徒儿当真如此想?”

  

  九歌这时候也理直气壮了,刚被占了便宜,怎么也得还回去,一脸想当然的轻哼了声。

  

  穆旭看着她不说话,脸上阴晴不定。哪怕九歌看不到,此刻也感受到了穆旭的目光,咽了咽口水,她心里不停打鼓,想着,要不认怂了,但另一个声音又告诉她,本来就是她吃亏为什么认怂。

  

  穆旭看着她脸上不停变换的表情,蓦的笑了。

  

  九歌感受到他胸膛的震动,一脸不解的看向他。

  

  穆旭摸了摸她的头发,愉悦道:“是为师钻了牛角尖了,我既不是那大盗,你也不是那女子,何必争个胜负。”

  

  九歌松了口气。

  

  “不过……”穆旭话头一转:“若为师是那大盗,徒儿是那女子,那……徒儿估计只能束手就擒。”

  

  九歌张了张嘴,发现自己居然反驳不了,换成她,估计还没动手就被穆旭抓个正着了。

  

  穆旭看着她目光灼灼:“不过,若徒儿心愿如此,为师愿束手就擒。”

第一卷 正文
- 收起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更多登录方式